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欧美杂食
永远喜欢意气少年
【无限期卡文中】

【阑尾CP】七人行【3】【赫恺,结局不定】

#改后重发,原文在贴吧,边改边发,后面应该会整个剧情全都改掉了。

#民国节目设定,有雷点,有原创人物。

#ooc全都归我,他们属于彼此。

#我爱小黑屋的排版。

总觉得阑尾线少……你们看的时候会有这种感觉吗……?




Chapter Three

  

  夏桐坐在太师椅上,紧张得两只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不停绞动着已经出了些褶皱的衣角,“爹,我……”

  

  “这不是闹着玩的,李家与我们已经积怨多年,你若是能嫁给宝成洋行的邓老板,也算是可以为咱们家添了一张对峙的底牌。”

  

  “爹!”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这几天你就在家里待着,我选个好日子去宝成洋行找邓老板谈一谈这件事。”

  

  夏桐仍呆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父亲离开的方向,咬咬嘴唇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地,拎起放在衣架上的大衣披上,踩着一双高跟鞋飞快地走出门去了。

  

  ……

  

  邓超一脸诧异地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小脸煞白的夏桐,“你的意思是……你爹想让你嫁给我?”

  

  夏桐疯了一样地点头,一把抓住了邓超的胳膊,“超哥,我也算是认识你比较久了,我现在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你千万别告诉……”

  

  邓超端来一杯茶塞进夏桐手里示意她冷静一下,扶着她的肩膀把她按进了一把舒服的软椅,“没事的,你可以慢慢说。”

  

  邓超和夏桐没算得上是多熟悉,只是通过陈赫和杨颖认识的这个女孩,但是既然对方已经找上门来求助,自然也不能坐视不理。

  

  虽然已经从夏桐的表情中判断出这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真正听到夏桐说出一切的时候,邓超还是吃了一惊。

  

  “这样啊,”邓超揉揉太阳穴,勉强接受着夏桐话中过大的信息量,“放心吧,我会尽我所能帮你的。”

  

  夏桐又狠狠点头,“谢谢你啊,超哥。”

  

  ……

  

  郑恺窝在陈赫屋子的宽大沙发里,手里拿着当天的报纸,看着看着皱起了眉头。

  

  “陈赫,你知道杨家什么时候出了个大小姐了吗?”

  

  陈赫正伏案写着什么,听闻郑恺的话,手中的笔明显停顿了一下,沉默几秒又恢复了正常,“没有啊,怎么了?”

  

  郑恺从沙发里跳出来,往前走几步将手里的报纸塞到陈赫鼻子底下,第二版的头条上是黑体加粗的几个大字,毫无预兆地刺进眼睛——“杨家大小姐将于本月底与村上先生成婚”。

  

  陈赫接过报纸,一目十行地浏览了一下大致内容,随手放在一边,“这都是哪儿的小报啊,郑恺你跟杨颖留洋一圈之后怎么还喜欢看这种八卦了呢。”

  

  郑恺刚要张嘴反驳,杨颖推门进来,“我不在你们俩就说我坏话是吧?”依旧是像往常一样地笑着,脸上却煞白,让郑恺几乎错觉自己是看到了一张套在旗袍里的纸片。

  

  杨颖目光溜过桌子上那张报纸,伸手拿起看了几眼,“这都什么世道啊,村上那种老狐狸居然要娶杨家的人了,也不知道杨家以后得被他霍祸成什么样。”

  

  郑恺发现他们两个人都不太在意这个消息——这绝对不正常。如果是陈赫,还可以理解为是他的手下早就得到了这个消息,但杨颖也同样的轻描淡写,这就很不对劲了。

  

  杨颖的性子,一向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绝不可能对这种八卦新闻只评论一句话。

  

  “陈赫,我说那个房间你准备好了没?我一会儿就要带人过来了。”

  

  “什么房间?”

  

  “准备好了。”

  

  陈赫和郑恺的声音同时响起,杨颖却选择性忽略掉了郑恺的问题,只对陈赫点点头,“那我就带他们过来了。”

  

  “有枪吗?”

  

  “我……我朝杨家买了枪。”杨颖咬咬嘴唇,像是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

  

  “确定他们知道这件事?”

  

  “嗯。”杨颖浅浅答了一声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郑恺听得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陈赫看看他,又开始写自己那封信件,“今天村上——就是报纸上说要娶杨家小姐的那个,也是上海这边日本人的一个头子——要来百乐门,早早就和杨颖说了要专门定一个房间听她唱歌。”

  

  “所以杨颖要带人来刺杀村上?”郑恺费劲想了一会,只能做出这个猜测。

  

  原本他对自己对陈赫杨颖两个人的了解程度是极其自信的——可前提是他们没有故意瞒着自己。

  

  “对。”陈赫终于写完,扣上钢笔插回笔筒。

  

  “真的没问题吗……?我的意思是说——村上一个那么大的官,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

  

  “就算有问题的话,又能怎么样呢?不会牵扯到杨颖的。”陈赫有些烦躁,连着把地址写错了好几次。

  

  “我不是担心杨颖——我是说你会不会——不管他们成功还是失败,毕竟是在百乐门出了事,我是担心你会不会受牵连……”郑恺话一出口突然又停住,盯着陈赫手里的信封,不看陈赫抬头投来的诧异的目光,“你别想多了,我只是担心百乐门里……呃……你还有那么多手下呢,就算是你不顾及自己,也总得替他们着想吧。”

  

  陈赫像是有心事的样子,被郑恺逗笑了也笑不开,“行了行了你别解释了……咱们俩也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吗?”

  

  “你知道我什么?”郑恺最看不惯陈赫那副好像看穿一切的嘴脸,非要挫挫他锐气。

  

  “我知道你叫郑恺,生日是公历的四月十七,我还知道你别扭,什么都不会直说出来……”

  

  “还有呢?”

  

  “我还知道你爱我。”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连尘埃都忘记了飘浮。

  

  郑恺本想放声大笑来缓解此刻的微妙的气氛,可对上陈赫的眼睛,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一半是仍在为了那件瞒住郑恺的事情而焦躁不安,另一半也丝毫没有开玩笑的神色,满是严肃的一往情深。

  

  有的事情一旦有一方挑明,就彻底变质再也回不去了。

  

  郑恺心底最隐秘的秘密突然被揭穿,让他有一种赤身裸体在阳光下示众的羞耻感——还有他并不想承认的一丝微弱的期待。

  

  秘密花园里扎根最深的一朵花的根茎轻易被一句话挑起,让整个花园中的植物都跟着颤动起来。

  

  陈赫在等郑恺给他回答——可他没能等到,郑恺落荒而逃。

  

  ……

  

  郑恺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说他是不敢出去再看见陈赫失落的样子也好,是怕外面尴尬的气氛也罢,总之他是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才踱出来。

  

  他一直小心翼翼地看陈赫的反应,说不准自己到底想要看见陈赫什么样的表情——若无其事继续像从前般相处?还是冷着脸一句话不说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可陈赫并没有做出郑恺猜测的这两种反应——他像是对待情人一样,眼神温柔似水地在郑恺身上滑过。

  

  杨颖已经画好了妆,吃饭的样子十分不舒服,生怕一不小心就吃进去几口水粉胭脂。这一副浓妆的样子却差点惊得郑恺把饭勺都扔到地上。

  

  美是美,但这感觉就像是杨颖被装进了另一个躯壳般,让郑恺怎么也适应不了。

  

  “没见过我穿成这样?”

  

  陈赫诧异地看了杨颖一眼,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没见过。”郑恺坐下,捡起被自己扔到桌面上的勺子,“这一身真是,我觉得你出去还是不要说自己是百乐门的头牌歌女的好吧,太给陈赫丢脸了。”

  

  杨颖翻了个白眼,“狗男男,就知道护着你男人。”

  

  郑恺倒是被这句不轻不重的话激了个满面通红,下意识看向陈赫,正对上后者似笑非笑的表情,想起了下午的事情,低头默默挖饭不说话。

  

  陈赫和杨颖吃完就起身去迎接村上,留下郑恺无聊地待在陈赫的房间里玩转圈的游戏。玩了一会儿感到更加无聊,便想着要出去看看百乐门夜间的景象。

  

  刚刚把门推开一条缝,就有人从外面压住了门,然后闪身进来——是陈赫。

  

  “别出去,你要是想看看外面发生什么事情就跟着我走,别出声。”陈赫说着抓住郑恺手腕,走到正对着门的墙前,看了一会儿,伸手按上了墙上的某一个位置。墙上其中一块缓缓前移,形成了一个可供一个人进入的小门。

  

  被陈赫拉进去的郑恺才恍然大悟为什么百乐门的墙都特别厚——每个房间的墙里,都嵌着这么一条窄路,入口就在陈赫的房间里。

  

  暗道里很窄,不能两个人并排前行,郑恺就被陈赫紧紧握住手腕,跟在他身后——陈赫的手掌还是一如往常的温暖干燥——随着在暗道中行走的时间越来越长,郑恺逐渐能听到了杨颖的声音。

  

  很显然他们已经来得不算是太早了,已经清晰可闻村上端起桌子上的茶发出的杯盏碰撞的清脆响声,还有几个男人的低声交谈。

  

  大概那几个男人就是说要刺杀村上良平的人吧。郑恺想着。

  

  不对!

  

  郑恺和陈赫对视一眼,同时发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

  

  村上喝茶的细微声响和杨颖的谈笑声,来自的是右手边的一个房间。

  

  而男人们的低声交谈声,来自左手边的另一个房间。

  

  “嘘,别出声。”陈赫示意郑恺安静些,自己蹑手蹑脚地要往回走。

  

  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大的失误?!

  

  只有一种可能——村上已经知道了杨颖和那几个人的计划,临时进了另一个房间。

  

  左手边房间传来了刺刀的声音——躲在暗道里的两人同时呼吸一滞——被发现了吗。

  

  如果把这条密道的宽度除去,百乐门的墙壁厚度绝对挡不住手枪的近距离射击。

  

  陈赫松开捂住郑恺嘴巴的手,将郑恺死死护在身后。闭上眼睛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子弹贯穿身体的疼痛感,睁开眼睛疑惑地看向郑恺,郑恺脸色惨白,拼命摇头——

  

  “不是我们,是那个房间里的人被抓走了。”郑恺尽可能压低声音。

  

  ……

  

  从村上将自己引进了另一间并非是自己定好的包厢时起,杨颖就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日本人已经确确实实地知道了整个刺杀的计划。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另一个包厢里的人——包括黄晓明在内的四五个人——他们会死,甚至更糟。

  

  那么陈赫一定会派人彻查此事,再加上自己先前曾经告诉过陈赫杨家知道这件事——甚至还有上次学生游行的事——以陈赫的头脑,没理由不怀疑到杨家现任家主头上去。

  

  到时候这个一直帮助日本人做事的人,这个可以眼睁睁看着同胞被强盗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怯懦的人,一定会从世界上彻底被抹去了吧。

  

  杨颖眨眨眼睛,将快要泛出眼眶的泪水填回去。这么说来,他们牺牲是很有价值的啊,可以拯救那么那么多的其他的无辜的人。

  

  若是换成别人的话,大概杨颖不管怎么算都会毫不犹豫地将他们推出去的吧。

  

  可是偏偏这里面就有了一个黄晓明。

  

  杨颖一向是个精明的商人,甚至心思缜密的陈赫有时都会被她小小敲上一笔,也曾经说过她一打算盘,再乱的帐也能算明白。

  

  可偏偏到了这里,杨颖就再也算不清楚了。

  

  隔着百乐门中空的墙壁,她清楚地听到了隔壁的包厢传来一声枪响——是子弹打进血肉中的闷响。杨颖端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滚烫的茶水溅出来洒在手背上。她实在不愿意想死的是谁,可依然控制不住地去想象隔壁的惨状。

  

  ——他并不喜欢你,你们不是恋人,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地单恋而已。

  

  杨颖强忍着干呕的冲动,喝了一口茶——拿错茶叶了,这是陈赫常喝的茶,苦得要命­——像是没有知觉和味蕾一般,将口中的苦涩和滚烫一起咽下,可身体依旧冰冷。

  

  ——从小父亲就教你,家国节气大过天,连家国都没有了,还要那些小情小爱的有什么用呢?

  

  杨颖站起来,晃晃悠悠的,村上放下茶盅,伸手去扶,被她一把推开。

  

  ——家国大义都是说给男人听的。我只是个再平凡,再怯懦不过的女人。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够披上白纱挽着爱人的手臂走进教堂。

  

  ——国家沦陷,民族灭亡于我,又有什么关系?

  

  杨颖就那么踉踉跄跄地冲了出去,直直撞进隔壁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块地毯上沾了一点点血迹,看起来不像是死了人,杨颖刚松下一口气地靠在门口,紧跟上来的村上整理了一下手套,开口,“杨小姐若是想知道那几个图谋不轨之众的结局,大可以随我来。”

  

  强硬地一把拽住杨颖的手臂,将她拖到了二楼一处能清晰看到一楼大厅的平台上。

  

  几个男人——杨颖一眼就在他们中认出了黄晓明——被押着站在已经作鸟兽散的宾客中间,一个日本兵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杨颖几乎要庆幸自己听不懂。

  

  “立刻处死。”村上淡淡地看着杨颖,对楼下的士兵命令道。

  

  杨颖绝望地闭上眼睛。

  

  大厅正中传来几声枪响——或许是四声,或许是五声——谁知道呢。

  

  都不重要了。

  

  她一生中的挚爱,那个她交付了所有的爱与浪漫的男人,现在只是百乐门大厅中的一具尸体而已了。

  

  杨颖不知道自己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看着陈赫站在空无一人的大厅中,独自清理干净地上的血迹的。

  

  郑恺什么时候给她披上的披肩,她也不知道。

  

  明明她已经想要后悔了,明明她已经决意不要什么破计划了,还是没来得及。

  

  上天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们这些犹豫不决的人的吗?

  

  ……

  

  郑恺看着陈赫站在大厅的血泊中央发呆。

  

  这是郑恺第一次亲眼目睹人的死亡——对于村上来说,只是一个命令。一个动作;对于那几个士兵来说,也不过是端起枪来扣动扳机。

  

  人居然会有那么多的血。

  

  在郑恺从前看过的电影中,人中枪都是一小片血渍在衣服上慢慢洇开,然后中枪的人慢动作倒在地上。直到今天看见了真正的死亡——子弹从人身体的一面打进去,出来时会带出那样多的一片血肉,破碎的,飞溅得到处都是,中弹的人也不会立刻死去,而是倒在地上,无意识地抽搐着,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血肉飞溅到墙壁上、地上、别人的脸上,张大了嘴试图呼吸,感受自己的生命一点一点流失掉。

  

  杨颖站在他身边,行刑时捂住眼睛不敢也不忍心再看下去。

  

  此刻陈赫就站在那些血和尸体的中央,一个人——郑恺想,或许陈赫在最初建立百乐门时,早见过太多的惨死。

  

  宾客、甚至侍者们都被遣散了,今夜的百乐门只有他们三个人。

  

  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陈赫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拖把抹布,缓缓将大理石大厅中的血污收拾干净。

  

  谁也没有说话。好像死去的不止是那几个人,还有他们三个的灵魂。

  

  只有处理尸体的时候,郑恺拖起黄晓明的尸体——还没有变冷变硬的——询问地看了杨颖一眼,杨颖只是摇摇头,眼神空洞,郑恺觉得仿佛自己被她这种目光穿透。

  

  忙完后陈赫给杨颖倒了掺着安眠药的水,看着杨颖靠在郑恺身上睡去。

  

  “她自己的房间锁门了,今晚她睡你那吧,你到我房间睡。”陈赫淡淡地说。

  

  ……

  

  郑恺将杨颖放在床上时多少还是为她狠狠难过了一会儿,也想不明白杨颖一向那么精明,怎么会放着被告密的危险,将整件事情都告诉了那个不知道能不能信任的杨家。

  

  “你好像不怎么难过。”郑恺回头看向陈赫,说。

  

  “我只是为杨颖难过,而不是死掉的那几个。”陈赫回答。

  

  “为什么?”

  

  “你心里也清楚得很,这次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郑恺也没再出声——陈赫说得对,他也早就有不好的预感。

  

  陈赫没进屋,就靠在门边,静静看着郑恺蹑手蹑脚给杨颖盖好被子,慢慢倒退回门边。陈赫吸了口气,张开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归于沉默,尽量不发出声音地关好了房门。

  

  事实上,郑恺的房间和陈赫的大套间并没有离得多远,但陈赫故意拖着步伐似的,走得很慢很慢。于是郑恺也放满了脚步,和陈赫并肩而行。

  

  陈赫手指微微动了几下,最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握住了郑恺的手。郑恺手心的温度略低一些,让陈赫感到心安。郑恺低头瞟了一眼相牵的手,随后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继续往前走,手掌在陈赫的手心里扭动几下,也握住了陈赫的。

  

  两个人手腕内侧细腻的皮肤贴在一起,能感觉得到彼此的脉搏正以相同的频率跳动着。

  

  他们极为默契地,谁也不看谁,沉默着走到了陈赫的房间门口。

  

  郑恺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他一直以为是陈赫的办公室的那间屋子,实际上是个巨大的套件,最里面是卧室。

  

  陈赫在外面关暗道的门,郑恺就先爬上了陈赫那张柔软的大床。陈赫对床的要求极高,这一点郑恺是知道的,从小就是这样了。那时候的陈赫还经常会以“你的床更软”为借口,晚上偷偷溜到他家挤到他床上睡——奶妈,甚至是家里的大人最后都习以为常了。

  

  郑恺将头埋在枕头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枕芯上是茶叶的味道,滇红。

  

  门口传来陈赫的脚步声,郑恺手忙脚乱地盖好被子装睡。至于为什么要装睡,郑恺自己都不清楚。或许只是不想让陈赫看见自己正在像个小姑娘似的缅怀这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时光吧。

  

  陈赫看着侧身躺在床上的郑恺,心绪有点复杂。

  

  郑恺额前几缕长得有些长了的头发打着卷,耷拉在枕头上,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眼睫毛轻轻抖动着,明显是在装睡。

  

  “我又不傻。我关个门才多长时间的功夫,你怎么可能睡着了。”陈赫脱了外套,掀开被子上床。

  

  郑恺闻言睁开眼睛,嘴角下压呈现出一种类似于懊悔委屈的模样。

  

  陈赫在被子里抱住了郑恺,慢慢收紧手臂让郑恺贴过来,明显地感觉到郑恺身体僵了一下,然后不是很确定地握住了陈赫的手。

  

  陈赫挪出一只手关了灯,“晚安,睡吧。”

  

  郑恺在黑暗中清晰地听到陈赫沉稳而有力的心跳声,渐渐困意袭来,彻底睡着之前最后感觉到的是陈赫将头贴过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有眼泪打在自己发顶。

  

  郑恺不知道陈赫为什么掉了眼泪,却说什么也没办法撑开眼睛再看他一眼了。

  

  这一觉睡得前所未有的安稳。

  

  没有梦境,没有时不时的惊醒,没有被一阵冷风吹醒发现自己已经踢掉了被子的无奈。

  

  只有被照在枕边的阳光刺醒后睁眼就看到陈赫依旧还是搂着自己的姿势时满心的餍足,就好像昨天那些血、死亡、失败、尸体都从未出现。

  

  陈赫对着阳光,白日凌厉的线条此刻笼在阳光里,也奇迹般柔和起来。

  

  郑恺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陈赫的侧脸,在他轻触到眼睑时,后者突然睁眼,在郑恺收回手之前扼住了他手腕。

  

  轻吻落在手心。

  

  难得的安宁被陈赫冒冒失失的手下打断。

  

  然后郑恺突然从那片刻的幸福中清醒过来——他刚刚几乎要飘浮起来——他们怎么可能在一起呢?在这个国难当头,每个人都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

  

  男人附在陈赫耳边说了些什么,陈赫听完脸色就不是很好。

  

  “麻烦你,现在马上去通知邓超李晨谢依霖夏桐,宝成洋行见。”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