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欧美杂食
永远喜欢意气少年
【无限期卡文中】

【阑尾CP】七人行【2】【赫恺,结局不定】

#改后重发,原文在贴吧,边改边发,后面应该会整个剧情全都改掉了。

#民国节目设定,有雷点,有原创人物。

#ooc全都归我,他们属于彼此。

#我爱小黑屋的排版。

今天改得好少……把表白的剧情删了x又写虐无力没办法补回来x




Chapter Two

  

  陈赫是在深夜时被急匆匆的手下吵醒的。

  

  “门主!门主出事了!门主!”

  

  “怎么了这是?”陈赫揉着眼睛坐起来,显然是早已经习惯了自己的手下这样半夜突然前来。

  

  “荣丰百货的郑家!出大事了!”

  

  陈赫立刻就完全清醒过来——那是郑恺的家啊。

  

  要怎么对他说?

  

  偏偏就在这个晚上。这个郑恺留在了他百乐门安睡而没有回家的晚上,郑家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

  

  陈赫过去的时候郑恺刚刚起床,正不慌不忙穿好衣服。

  

  “郑恺……”陈赫坐到他床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你先不要回去了,在我这里待几天再走吧,你看你好不容易才回来这么一次……”

  

  “怎么了?”郑恺扣着外衣的扣子,看着陈赫,笑出声来,“干嘛突然那么严肃啊?”

  

  陈赫后来难以想象自己当时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忍心亲手打碎郑恺那样的一个笑容——那种感觉几乎和犯罪无异。

  

  “昨天晚上你家出事了……你爹突然走了,我们怀疑是中毒……你娘听说后就自杀了。”陈赫别过头去,为了掩饰自己的哽咽,也是不想看见郑恺难以置信的神色。

  

  陈赫后面说的话郑恺一个字也没听。

  

  他一把推开陈赫就跑了出去——外衣的扣子还没有扣好,鞋也松松垮垮踏在脚上。

  

  明明只有几十个台阶,一条马路的距离,郑恺觉得自己仿佛跑了一整个世纪那么久。

  

  荣丰百货的牌匾,自己看了十几年,在这一刻突然陌生得好似从没见过。高高在上地悬在那里,似无声的嘲讽。

  

  几个人推开门,抬出了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郑恺刚想要靠近,就被挡开了。

  

  他诧异地看向那几个阻挡自己的下人,他们目光闪躲着,装作并不认识他的样子却也装不到位。

  

  这时候郑恺的灵魂仿佛分成两半,一半仍在他身体里,挣扎着撕扯着要最后再看自己父亲一眼;另一半飘在空中俯瞰大地,用一种郑恺几乎分辨不出是自己的声音说:“你能指望他们怎样呢?他们是郑家的下人,不是你爹的下人。”

  

  “滚开!我爹就算死了也是郑家的老爷!你们有什么资格就这么抬着他!”他那块飘在空中的灵魂听见一个愤怒的声音从自己嘴里发出。

  

  陈赫站在百乐门楼上的窗前,看着门前的郑恺像头受伤发狂的小兽一样四处乱撞,毫无理智地大吼大叫。

  

  他的五脏六腑骤然被掏空,身体里似乎只剩下一个洞,有风吹过时可以听见悲鸣一般的风声。

  

  那是他的郑恺啊。

  

  郑恺不该是这样的。

  

  “你们还愣在那儿干什么!赶紧把尸体埋了去!摆在这儿多不吉利!”郑恺听出了老管家的声音。

  

  那几个本来被郑恺吓得不轻已经推开到一边的下人战战兢兢地又抬起尸体往前走,郑恺不管不顾地吼叫着把他们全都掀翻在地。

  

  “郑恺!你就省省吧,要怪就怪你爹心肠太好,收留了太多本不该收留的人。”老管家这样说。

  

  他是看着郑恺长大的人,怎么突然也就变了呢。

  

  “等一下,老爷找他有事。”

  

  郑恺一愣——他爹已经死了,那这个老爷又是谁?

  

  半分钟后他得到了答案。

  

  他的叔叔端坐在祠堂中原本属于他父亲的位置,带刺一样的目光在郑恺身上游移。

  

  “兄长临死前特意交代我,将这个不学无术的不肖子孙逐出家门,但——念在叔侄多年情分上,在列祖列宗面前再给你一次机会——若你肯皈依佛门,那么你死后这里仍有你的位置……”

  

  郑恺不说话,抿着嘴跪在石板上,跪得膝盖发疼。

  

  叔叔恼羞成怒,抓起茶杯朝郑恺头上砸去,他也不躲。

  

  茶杯碎裂声,女人和小孩的尖叫声,还有额头一边粘稠而温热的触感一起传来。

  

  郑恺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跌坐到了百乐门的台阶上,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再没有移动一步的力量。

  

  一夜之间,突然就失去了一切。

  

  疼爱自己的——甚至是溺爱自己的父亲;每次出去置办吃穿都会给自己带些小玩意儿的管家;总是带着笑鼓励他向前走的母亲;家;无忧无虑的生活。

  

  都没有了。

  

  过去的十几年生活就像是美人鱼化作的泡沫,无声无息地消失。

  

  ……

  

  下雨了。

  

  透过被打湿的睫毛隐约看见了撑着伞的管家一步步踩着已经在地面上淤积了一层的雨水走过来,轻轻在他旁边放下了一把伞,张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沉默地转身,飞快地走了回去。

  

  郑恺也不撑伞,也不往百乐门里躲。

  

  雨水打在脸上是舒适的凉爽,但透过衣服渗到皮肤上,就成了刺骨的冰凉。

  

  郑恺将将打了个寒战,嘴唇冻得发紫。

  

  雨水再冷,也总不会低过心里的温度了。

  

  陈赫从大门里冲出来,给了两个门卫一人一脚之后给郑恺披上件大衣,撑开伞,陪着郑恺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

  

  郑恺偏头看见陈赫过来,突然一拳朝陈赫脸上招呼过去,用力到手上青筋暴起。陈赫被这一拳打翻在地,瞬间雨水浸透了半边衣裳,凉意迅速传来,掠夺两人身上的每一丝热量。

  

  “为什么你要留我在这里?!为什么偏偏是昨天晚上?!”

  

  陈赫沉默着——他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开口。郑恺没有真的要怪他,只是他需要一个点来宣泄情绪。

  

  “你说话啊!”郑恺扑在陈赫身上,照着脸又是一拳。

  

  陈赫的牙松动了,嘴里尝到腥甜的味道,他一偏头将血吐出去——立刻被雨水冲刷得干净。

  

  郑恺的拳头再落下时砸在陈赫的肩上、手臂上,发出闷响。

  

  然后这场殴打突然停止了。郑恺跌坐回台阶上,眼泪无声滚落,和脸上的雨水融为一体,每一滴都将陈赫扎得体无完肤。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

  

  明明横遭变故的人是郑恺,可陈赫也同样痛苦万分。

  

  还不够,这种痛还不到郑恺忍受的千分之一。

  

  雨声和抑郁让郑恺恍惚间以为自己已经沉入深海——小时候有一次几乎溺水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他眼眶红着却没有眼泪,直直望进雨帘——雨帘中有个虚幻的影子走过来,是两个大人带着小孩,小孩一蹦一跳兴高采烈的样子,母亲慌张地拽着他的手,“恺恺你别跑那么快……”,父亲则跟在身后笑而不语。

  

  那原本是郑恺触手可及的幸福。

  

  回忆化为荆棘紧紧缠绕在心脏,心每跳动一次,都是一场鲜血淋漓和痛彻心扉。

  

  郑恺嘴唇突然动了一下,陈赫没有听清,“什么?”

  

  “我说,陪我坐一会儿吧。”

  

  郑恺这句话说的语气平淡,甚至还笑了一下,牵动了脸上的肌肉,最后一颗眼泪终于也顺着脸颊滑落。

  

  陈赫千言万语全哽在嘴边——他的郑恺原本是太阳一样的张扬灼眼,可现在对方漆黑的眼睛里只有无尽的悲伤。

  

  ……

  

  郑恺因为长时间淋雨发起了高烧,烧得意识模糊,躺在床上不安地,病态地抖动着四肢。

  

  陈赫请了大夫,大夫却说郑恺这是心病,他没法治。

  

  陈赫几乎要暴跳起来,无奈换了几个医生,都说郑恺身体没什么问题,发烧是因为心里和自己过不去。

  

  “爹……娘……”郑恺做噩梦似的,身上滚烫,可手脚冰凉,闭着眼睛不安地扭动着脑袋。

  

  “现在没事了郑恺……你在我这儿呢,在陈赫这儿呢。”

  

  郑恺不再挣扎,但四肢还在颤抖着。

  

  陈赫干脆也躺上床,将郑恺紧紧抱在怀里,贴近他耳朵压低了声音,“没事了……我是陈赫啊。不会有人能伤害到你了……”

  

  郑恺忽地捏住了陈赫的手腕,力道大的陈赫几乎痛呼出声来,“别走……你别走……再陪我待一下……”

  

  陈赫胸口一阵发疼,强忍着不要把眼泪蹭到郑恺的头发上,“陪你多久都可以……睡吧。”

  

  ……

  

  郑恺醒来时头疼欲裂,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陈赫房间里,额头上被茶杯砸出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提醒着他前几日发生的并不是一场梦魇。

  

  腰上搭着陈赫的手臂,几天以来的梦境再一次回到脑海中。

  

  那时候有个声音不断告诉自己没事了别怕。

  

  那是谁?

  

  穿过了现实和梦境之间的界限,带来安心的依靠。

  

  ……

  

  杨颖从噩梦中惊醒。

  

  ——杨颖,你教我做那种郁金香色的纸吧。梦里的夏桐如是说,就像她几年来一直央求的那样。

  

  ——杨颖,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杨颖,别怕,我会陪着你的。

  

  夏桐说着便突然地在梦境中消失不见了,杨颖伸手去抓却也什么都抓不到。

  

  睁开眼睛坐起来,侍女端来的早餐已经放在了床边的桌子上,杨颖使劲眨眨有些干涩的眼睛,仍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坐在梳妆台前梳理头发,随手拎出一件旗袍换上,端着早餐走进陈赫的房间。

  

  看到郑恺也在里面时,杨颖微微吃了一惊,把盛着早餐的托盘放在郑恺手边,“我不喝粥,你顺便把我这份也吃了吧。”

  

  郑恺摇摇头,被对面埋头吃吃吃的陈赫捕捉到了这个动作,伸手端过杨颖的粥碗,“那我喝粥,郑恺你把我的包子吃了吧。”

  

  郑恺恍惚间有种被人花样投喂的错觉,默默接过陈赫手里的包子放在盘子里。

  

  “陈赫,”杨颖嘴里塞满了特意给她准备的生煎,小心翼翼着不让油汤滴在自己的旗袍上,含混不清地叫了陈赫一声,“我想跟你请一天假。”

  

  “你想去哪就去哪呗,我哪留得住你啊。”

  

  “那你是同意了?”

  

  陈赫挥挥手示意自己同意了,杨颖又三口两口吃完自己的生煎,一溜小跑出了房间。

  

  郑恺目送杨颖离开,又低头继续吃自己的包子,屋子里一时陷入寂静,却谁也没觉得尴尬。

  

  正在自己房间里换衣服的杨颖打了个喷嚏,心说是不是这两天衣服穿得少了便又换了一件厚些的洋装长裙,打散复杂的发髻,头发在背后松松地扎成一条麻花辫,杨颖在镜子前转了几圈,确认自己没有百乐门歌女的任何一丝痕迹之后才放心地走出门去。

  

  黄包车停在百乐门门口,车夫恭恭敬敬做了个“请”的手势,“黄先生让我拉杨小姐去他们见面的地方。”

  

  杨颖将裙摆提起一些,小心翼翼踏上车子坐好。

  

  黄包车果然把她拉到了中学附近。

  

  “黄晓明学长!”杨颖朝着一个男人的方向挥手。

  

  “小颖。”有别于杨颖明显的激动,黄晓明只是摘下西服帽子,微微颔首向杨颖致意。

  

  “上次和你说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黄晓明重新戴回帽子。

  

  “嗯,我觉得我应该是可以帮忙的。”

  

  如果陈赫或者郑恺中的任意一个在这里,看到这一幕大概会把下巴惊掉吧。

  

  这个抱着自己学长胳膊,语气近乎撒娇的小姑娘,和他们认识的那个娇美毒舌的青梅竹马几乎判若两人——但又有什么东西是相同的。

  

  “那这次真的是要拜托你了,也挺对不起的,还要把你拖进这种险境里来。”

  

  “没事,能帮学长们做点事也是我的荣幸,何况关乎民族大义,我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杨颖仰着脸看比她高一点的黄晓明。

  

  “学长,你喜欢我吗?”

  

  黄晓明被问了个措手不及,向后退了半步却也没有拿开杨颖依旧抱着自己胳膊的手,“干嘛突然问这种问题啊……我……”

  

  “学长,你喜欢我吗?”杨颖定定看着黄晓明,又问了一遍。

  

  “我……我不知道。”黄晓明支吾着,垂下视线,不与杨颖对视。

  

  杨颖僵在那里,对于黄晓明这模棱两可的回应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学长啊,你要是说你喜欢我,或许能救命哦……”杨颖故意拉长了声音。像是在开玩笑。

  

  “小颖啊……”黄晓明用那只自由的手揉揉鼻尖,“这样的事情,还是少拿来开玩笑的比较好吧?”

  

  杨颖松开了抱着黄晓明手臂的手,别过头藏住自己眼中的失望,“对不起啊学长,刚才突然问你那样的问题,放心吧,我会帮你们的。”

  

  转身顺着来路踏着平底鞋走得飞快。

  

  黄晓明叹了口气,摇摇头,恍惚间刚才似乎看到了杨颖眼中闪过一丝泪光,大概是错觉吧。随即压低了帽檐,朝着和杨颖来时的反方向犹犹豫豫地走远。

  

  杨颖没有直接回到百乐门,而是拐了个弯进了另一条小路——通往杨府。

  

  有个穿着华丽的女人在门口早早地迎接,杨颖径直走过她,从鼻子里挤出一个明显是藐视意味的“哼”。

  

  男人坐在大厅中间,似乎也是在专程地等着杨颖。

  

  “老爷。”

  

  “你别……你别叫我老爷。”男人说话的声音带着颤抖。

  

  “我有同学过几日要办件事,有枪吗?”

  

  男人有些疑惑地挑起眉,却还是打发了一个站在身边的下人递过去一把手枪。杨颖接过枪,从口袋里掏出几件做工极好的首饰放到那个下人手里,“算租金。”

  

  杨颖把枪塞到裙摆下藏好,转身迈出厅堂,走了几步突然站定,转身又对着男人坐着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头也不回地离去。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