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欧美杂食
永远喜欢意气少年
【无限期卡文中】

【阑尾CP】七人行【1】【赫恺,结局不定】

#改后重发,原文在贴吧,边改边发,后面应该会整个剧情全都改掉了。

#民国节目设定,有雷点,有原创人物。

#ooc全都归我,他们属于彼此。

#我爱小黑屋的排版。



Chapter One

  

  郑恺至今还时常能梦见他们七个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梦境那样生动明艳,就像是当年的伙伴们仍在自己身边。

  

  梦醒来就是锥心的疼。

  

  当年的杨颖还是个没事总喜欢咋咋呼呼的百乐门头牌,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把他们七个满腔热血的爱国青年找到一起开始商量抗日救亡的大事。

  

  “我就免了吧,你们都是我撺掇来的,还不认识我吗?”杨颖坐在宝成洋行待客室的漂亮雕花太师椅上,第一个开口。

  

  “百乐门,陈赫。”杨颖右手边的人,头发全向后拢去弄得泛着油光,手指在下巴上摩挲几下像是掩饰紧张,接过杨颖的话开口。

  

  “荣丰百货老板长子,郑恺。”坐在陈赫旁边的人一身玄色的中山装,看了陈赫一眼,跟着陈赫说。

  

  “久闻两位大名,夏家长女,夏桐。”女孩子声音清脆悦耳,半倚在太师椅的扶手上,一身厚重洋装看起来便价值不菲。

  

  “李家代家主,李晨。”李晨也是纯黑的中山装,只是看起来比郑恺的那身要旧上许多。

  

  “后面那位是……”陈赫开口询问。

  

  “那是在下的丫鬟谢依霖。”李晨并未回头,替身后的短发女子回答,“阁下大可不必怀疑,依霖绝对是可以信任的人。”

  

  杨颖笑着圆场:“陈赫绝对没别的意思的,他就是话多嘴贱而已,有时候贼想给他一脚。”

  

  陈赫别过头去,在郑恺的方向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坐在李晨旁边的,穿着笔挺西服的男人,看了李晨一眼,旋即道,“宝成洋行,邓超。”

  

  邓超的自报家门倒是显得多余起来,毕竟既然大家已经是都到了宝成洋行来商议事情,就或多或少与他有些交情。

  

  “好了,既然咱们大家都到齐了,那就商量一下正事吧。”杨颖拍拍手,示意众人安静。

  

  那神情倒是有模有样,让人几乎无法相信她只是百乐门的一名歌女。

  

  “所以你把我们都搞到这儿来,然后让我们几个之前几乎完全不认识的人联合成一个组织就为了救亡?”

  

  郑恺倒是和陈赫一样,与杨颖熟络得很。

  

  “是这样的,咱们都是买卖人,也可以说是一个利字当头,但是在座诸位,想来也没有帮日本人做事的习惯吧?”杨颖斜倚在太师椅上——那姿势着实让邓超为自己价值不菲的椅子捏了把汗,“相信诸位也一定对那东洋鬼子的行为十分不齿吧。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这大上海,可是有几个有权有势的人,心甘情愿为他们卖命呢。”

  

  “你不过一个小小的歌女,怎么会知道那么多?”李晨问道。

  

  陈赫也有些诧异,这丫头说的情况,自己虽然是也知道,却从不曾对除了郑恺外的第二个人说起。

  

  她是怎么知道的?

  

  “晨哥你也不必打听。——不介意我叫你晨哥吧?反正咱们既然都坐在这儿了,以后也就是谋求着同一件事的,老是‘阁下’来,‘阁下’去的也显生分。”杨颖伸出手指轻轻叩着桌子,“这上海这么大,最不缺的就是舌头。”

  

  陈赫放下心来,知道杨颖这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意思就是她自有打听事情的渠道。

  

  “再说,百乐门向来是热闹之处,来来往往鱼龙混杂,我是百乐门的歌女,听到的事情多了些应该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吧。”

  

  杨颖端起桌子上的杯子,抿了一口咖啡,然后脸色一变,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超哥,你当人人都和你一样没有味蕾吗?!”

  

  陈赫伸手去拍杨颖后背,帮她顺顺气,夏桐瞧了两人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谢了。”杨颖终于喘匀了一口气,对着陈赫感激地笑笑,不经意间看向郑恺,郑恺正盯着陈赫肩膀上方三寸地方的一只苍蝇愣神。

  

  “那我们也学西方来个宣誓吧?好歹走个形式。”

  

  “什么啊?”郑恺接过杨颖递过来的纸,扫了一眼,“算了吧杨颖,咱们仨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俩你还信不过吗?”

  

  杨颖不做声,转而看向陈赫。

  

  “郑恺说的有道理啊,就别在我们俩这儿浪费时间了吧。”陈赫看了眼郑恺,又看了眼那满满一页纸的内容,附和道。

  

  “夏桐?”

  

  “我就免了吧,我呢,纯粹是为了陈赫才加入的,万一哪天陈赫发生了点儿什么事,我可保不齐一定不会违反你那个鬼宣誓的内容。”夏桐直接连椅子都后退了点儿,示意自己不参与杨颖的所谓“宣誓”。

  

  显然夏桐和杨颖关系不错,说话也肆无忌惮了许多。

  

  杨颖叹了口气,和陈赫交换了个无奈的眼神。

  

  这夏家的大小姐夏桐铁了心要倒追百乐门老板的事情,在这上海滩几乎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按理说这夏桐要脸盘有脸盘,要身段有身段,家境更是没话说;而陈赫倒也不算是什么帅哥,就连手里的百乐门,也是自己一手创办的,算不上家大业大、根基深厚,怎的这夏小姐就偏偏认准了陈赫这么一颗歪脖子树吊死呢?

  

  这事儿杨颖想破头也想不明白。

  

  “你当然不明白。”郑恺经常这样说她,“你心目中的理想情人就应该是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还得是金发碧眼那一款的。”

  

  陈赫沉思良久后开口,“什么是白马王子?”

  

  ……

  

  “超哥你呢?”

  

  邓超看了一眼夏桐,又看看李晨,轻轻摇了摇头,“你超哥岁数大了……也迷信,再说,到最后还是得个看个的本事不是?”

  

  因此最后就只剩下李晨带着谢依霖两个人认认真真地宣了誓。

  

  神情庄严肃穆得让郑恺恍惚间想起了在英国是见过的西式婚礼誓词。

  

  其中有一句“我发誓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身边的同伴,虽万死而不辞。”

  

  郑恺现在回想到这一段都会想笑。

  

  那时候还相互防备着的,不信任彼此的七个人,最后竟也是用各自的方式完成了这句当时没有人当真的誓言。

  

  

  “杨颖我怎么记得你原来不这样啊,怎么自从英国回来还添了个多管闲事的毛病?”陈赫随意翻了几页手里那本打开的小说,发现看不进去便合上书随手丢在桌子一边。

  

  “可不是,连学生游行被告密这种小事你也要管?”郑恺写满了一张信纸,扣好钢笔放在桌子上。

  

  陈赫伸手拿过信看,郑恺倒也不拦着——密密麻麻的都是洋文的字母,估计是郑恺写给国外的朋友的。

  

  “那都是我之前的同学们啊,”杨颖一把夺过陈赫手里郑恺刚写好的信,看了一眼,“给Chris的?”

  

  郑恺点点头,又看陈赫,“国外的一个朋友而已。”

  

  陈赫点点头。

  

  杨颖把信放在一边,“死的那几个都是我之前的同学,而且这次游行示威的参加名单是完全保密的,只有我和别的几个人知道,不可能那么巧日本人抓到的所有人都刚好是领头组织示威的人。”

  

  “你的意思就是有人给日本人通风报信?”陈赫伸出手指叩着桌子发出“笃笃”的声响,“但我还是比较好奇为什么你会知道得这么详细。”

  

  杨颖被噎了一下,“他们想让我帮忙,来找过我。我没答应。”

  

  “杨颖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郑恺揶揄----他一向是极其不赞成所谓那些学生游行的事情,“人家找你帮忙你不帮,人家死了你才想起来要帮人家查出真凶,只帮死人不帮活人吗?”

  

  杨颖“砰”地一拍桌子站起来,“亏我还把你们当好哥们,不帮忙也就算了,现在还拿我同学的死开玩笑?!”

  

  两人一看杨颖是真的有些要生气的迹象,忙收敛了许多。

  

  “那好,你告诉大家,一起。”陈赫重新抓过了那本刚刚被扔到一边的小说,随手翻开一页却并没有要看的意思。

  

  “也好。”杨颖终于点点头,坐回椅子里。

  

  梧桐会七个人第二天便都坐在了宝成洋行的待客室里。

  

  李晨和邓超两个人都抗议过这个名字太没有新意太俗气。

  

  杨颖说,“反正咱们就是想要像梧桐一样庇护着那些想好好过日子的老百姓啊。”顺便用一个充满杀气的眼神制止了陈赫和郑恺的抗议性发言。

  

  夏桐也笑,附和杨颖,“满足我一个愿望吧,就当是给我留点纪念嘛。”


  杨颖瞪了她一眼,“说的好像你要死了似的。”

  

  所以要改个名字的事,也就在夏桐充满期许的眼神中不了了之。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请各位务必出手相助,不能让这些学生死得不明不白啊。”杨颖说着说着似乎是要掉下眼泪来。

  

  李晨当即应允下来,表示自己一定会尽自己所能。

  

  邓超也答应下来,看向陈赫,“陈老板你从小和杨颖一起长大一定不会不管的吧?”

  

  陈赫点点头,“超哥不必见外,叫我陈赫就好了。”

  

  邓超两只手搭到桌面上,“那最好了,陈赫你应该是能帮上最大忙的才对。”

  

  陈赫皱了下眉头,倒也没说什么。

  

  从宝成洋行出来已经是天色有些微暗的时候了。

  

  陈赫和郑恺并肩一起往回走——说也奇怪,两个上海能排上号的有钱人,偏偏都不爱坐车。

  

  郑恺刚要开口便被陈赫打断,“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超哥……超哥的话是什么意思?”郑恺和邓超结识更早,这一声“超哥”叫得自然也比陈赫顺溜得多。


  按理说他陈赫也不过只是一个歌舞厅的老板----哪怕这歌舞厅在整个上海最有名最繁华,但也始终只是一个歌舞厅而已----陈赫也决不应该是那个能帮上最大忙的人。

  

  “你真想知道?”陈赫反问回去,嘴角带笑,像只狐狸,“你还没去过百乐门吧?”

  

  “这和百乐门有什么关系?”郑恺不解。

  

  “走吧,去坐坐。都这么大人了,夜不归宿你家里也不会管的。”陈赫拉起郑恺,往自己百乐门的方向拖。

  

  郑恺拗不过陈赫,只好被他拖走。

  

  也好,自己似乎确实是没去过他引以为傲的那个百乐门,去看看也不错,毕竟那也是陈赫的心血。

  

  “运气好你还能赶上有人点名要杨颖表演呢。”陈赫为郑恺推开门。

  

  郑恺摇摇头,“一个国外留过学的大姑娘,干点儿什么不好偏偏铁了心要来百乐门当歌女。”

  

  “你就是嫉妒人家杨颖学习比你好,家境不好一样有政府出钱供她。”陈赫和郑恺斗着嘴,一路走到楼上的雅间。

  

  “这会儿人还不多,你要不先吃点儿东西?”陈赫边嘴上询问着郑恺的意见,边一招手唤来了侍者要了几样郑恺爱吃的点心。

  

  “超哥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郑恺还在揪着这个问题不放。

  

  陈赫和他卖关子:“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郑恺无聊地坐在软椅上抠着手指,过一会儿便听到有人敲门。

  

  “进。”陈赫示意门口的人进来。

  

  走在最前头的侍者手里端着刚刚陈赫要的吃食,后面跟着一队男人,一水的西装革履----即使郑恺一个少爷,也突然感觉这屋子里多了一股压迫性的气氛,只是分辨不出那压迫感是来自于这群男人健硕的体格,人数众多且全黑打扮,还是来自于他们腰间的手枪。


  最后郑恺终于找到了。那种感觉竟然是来自于坐在他身边,仍然是一张笑脸的陈赫。也察觉出那压迫不是针对自己。

  

  侍者将托盘放在郑恺手边,便随着身后的人一起朝着陈赫的方向齐刷刷地单膝跪了下去。

  

  “参见门主!”

  

  陈赫看了一眼被吓得目瞪口呆的郑恺,忍不住伸手去揉郑恺支愣着的头发,又朝众人挥挥手,“干嘛带这么多人,吓到你们的贵客了。”

  

  下面的数十个男人也跟着笑。

  

  “门主?你不是百乐门的老板吗?”郑恺惊得几乎要跳起来了。

  

  “你真以为百乐门就是个给花花公子们喝酒听曲儿的地方?”陈赫拿过盘子里一个小蛋糕塞进嘴里,伴着嚼东西的声音继续说,“这上海的一切事情,只要真的发生过,只要给些时间,就没有百乐门查不出的。”

  

  “听命于你?”郑恺问了个傻问题。

  

  “对。”陈赫又摆摆手示意跪了一片的人可以出去了,“你看到的百乐门里的每一个人,除了杨颖,都是搜罗情报的一把好手。”

  

  郑恺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在他离开的这些日子里,陈赫已经从一个商人,变成了个一念之间可以决定他人生死的重要人物了。


  他只是离开了三年而已啊。陈赫似乎就和印象中那个咧着嘴傻笑,露出颗张歪了的虎牙的那个少年相去甚远了。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涌上心头----心脏里塞满了莫名的酸胀和委屈。

  

  陈赫注意到郑恺不是很开心。

  

  “郑恺,我带你看点东西吧。”

  

  陈赫突然拉住郑恺的手把他往顶楼上拖,郑恺不明就里,也懒得挣扎和思考,乖乖任由陈赫拽着前行。

  

  在快要到达目的地时陈赫突然神秘兮兮起来,“郑恺,闭眼。”


  “嗯?”郑恺有些迷惑,但既然都跟到这里了,于是也照办。


  陈赫告诉他可以睁开眼的时候,郑恺几乎是迫不及待的----


  然后他看见了星空。

  

  不,不是星光,是纯白色的灯光亮在漆黑的幕布前,极其缓慢地转动着,摇曳着,郑恺甚至可以辨认出那曾经在书中看到的星座。


  那是他从七八岁时候就有的憧憬。

  

  ——陈赫你也来看星星啊!

  

  ——我就算了吧,楼顶上真的好冷啊。

  

  七八岁的陈赫用力扶稳通往楼顶的梯子,看着郑恺一步步往上爬。

  

  杨颖兴致勃勃地喊着,“真的很美!难得可以看见这么多星星啊!”

  

  ——你真不陪我上来?

  

  郑恺的声音里——在陈赫听来——透了点委屈和撒娇的意味。

  

  陈赫犹豫了很久,他以为郑恺早已经离开时,抬头望去,郑恺毛茸茸的脑袋依旧在梯子顶上,瞪着眼睛等待着自己的答复。


  “陪陪陪!郑恺你帮我把梯子扶稳了!”

  

  从前的记忆从郑恺脑海最深处浮上来,七八岁的陈赫的灿烂笑脸和眼前分明已经成年但依旧笑得像个孩子的模样完美地重叠,就好像是这么多年的时光并未能改变陈赫一丝一毫。


  先前的没来由的委屈突然有了发泄的出口。

  

  那是陈赫穿越漫长的岁月而来,重新对郑恺许下的承诺。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啊。

  

  但郑恺又能确确实实地感受到有什么正在改变着。


  有什么崭新的、美丽的东西,悄然无声地在心里生根发芽。

  

  陈赫把机器关掉,跟出去,却看到郑恺站在楼顶上发呆。

  

  “怎么了?”陈赫好奇地凑上去。

  

  “你看那个蹲在地上烧着纸的是不是杨颖?”郑恺拉过陈赫,指过一个有一丝亮光的方向。

  

  那一点火光在夜晚的映衬下格外明显,照亮了它旁边穿着月白色旗袍的女子,陈赫也很快认出来那就是杨颖没错。

  

  拍拍郑恺,“等我一下,我去拿点东西。”

  

  陈赫除了拿回两架望远镜之外居然还托来了刚才在房间里没吃完的半盘子点心。

  

  郑恺刚想说点儿什么,就被陈赫随手扔过来的望远镜不偏不倚砸中了肚子——力道不大,“少废话你到底看不看!”

  

  郑恺嘟嘟囔囔地接过望远镜架在了鼻梁上。

  

  真的是杨颖蹲在地上烧纸,火盆里冒出的浓烟熏黑了她旗袍的一角,杨颖却似浑然不知,像是没了魂儿一样地重复着往火盆里扔纸钱的动作。

  

  这望远镜性能真不错,居然还能看见杨颖脸颊上划过的泪痕,眼泪掉进火盆里,迸出几点火星,几乎要燎到了杨颖的旗袍上,郑恺惊呼出声。

  

  “人家自己都不怕,你有什么好叫的。”

  

  杨颖似乎在说话,两个人只能通过望远镜看到她的嘴一开一合地动着,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


  郑恺看向陈赫,从陈赫的眼神中读出他和自己一样的想法。

  

  如果有百乐门的人上来的话,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笑出声来——他们精明能干但实际上并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门主正带着另一个傻乎乎的人像模像样地监视别人。

  

  尤其是发现杨颖已经烧完了所有的纸准备转身回来时两个人你推我我推你地往回撤时。


  郑恺这才想起----就算陈赫已经成了百乐门的门主,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刚成年没几年的孩子啊。


  ……

  

  郑恺当天就睡在百乐门里,陈赫给他找个了还算不错的房间。

  

  真不够哥们,郑恺想着,翻身上床----明明有更好的房间可以用。

  

  郑恺不知道,百乐门几乎所有的客房都弥漫着一股鸦片的刺鼻味道——杨颖的房间除外——只有这里,是陈赫专门为他留出来的一间客房,从来没有任何别的人住过。

  

  郑恺睡得很好,梦到了儿时和今晚的璀璨的星空。

  

  又怎能想到一觉醒来天翻地覆。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