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凹凸世界杂食,欧美杂食
近期沉迷TBS【移动迷宫及相关衍生cp】和白敬亭
【无限期卡文中】

【阑尾cp】来吃小甜饼吗【赫恺】

#ooc属于我




郑恺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会儿,一耸肩,也不管那边邓超苦口婆心耳提面命地教育自己“把你平时嘲笑陈赫的幽默劲儿拿出来啊”。

废话。能拿早拿了。

他自暴自弃地把自己甩进床里,整个脸埋在枕头里。

我有什么办法?综艺感不好怪我咯?

原本就是男男的cp不能明目张胆地推,再说,也是陈赫跑去跟节目组说要减少些两个人一起的镜头,美名其曰“害怕暴露地下情”,实际上按Baby的话讲,还不就是“怕你家郑恺娇羞的小媳妇样让全国广大观众看了去”。

郑恺自己偶尔也受不了陈赫的占有欲------“好像谁多看我一眼都是给你戴绿帽子似的。”------当然了,这话是郑恺边笑边说的,同时还在幼稚鬼似的伸腿去踩陈赫搭在茶几上的脚。

陈赫不管,一切照旧。郑恺也就随这大醋坛子去。

要命了要命了。郑恺想。怎么有事没事又想起陈赫来。

最后断定是枕头里的碧螺春茶叶包作祟------是陈赫几天前寄过来的。

他们除去录制节目的时候也是经常不碰面。想归想,总还不至于翘剧组。

郑恺将头埋得更深,过了一会儿突然想起自己正晾着超哥,便捡起手机准备回复。

一看不得了------晨哥Baby祖蓝经纪人各自四五条微信过来安慰他。只有陈赫是显眼的五十几条未读,显眼地挂在顶上,而且还在加,大有要把这不算多高配置的手机刷爆的趋势 。

接着郑恺就听见钥匙开门声音。

他一僵。

只有陈赫手里有这房子的另外钥匙。

他不知道怎么面对陈赫------尤其是在他和他闹了别扭,还在节目里表现很差之后。只好装睡。

陈赫的脚步一开始很重,带着怒气。走到卧室门口突然放轻。

郑恺觉得这大概是代表着陈赫不愿意吵醒自己吧。

他听见陈赫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抽出被压住了三分之一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又坐在床边。

郑恺不敢睁开眼睛,但他就是知道陈赫一定是在看他。那种陈赫特有的,温柔缱绻的目光仿佛有实体,在郑恺脸上轻轻滑过。

被凝视的人突然在瞬间就笃定了一生的幸福。

然后呢?

然后郑恺就非常没出息地,真的睡着了。


醒来已经是晚饭的时间。

郑恺调动自己在陈赫面前所剩无几的演技表现出了一点对于陈赫出现在自己家里的惊讶。

一秒钟被拆穿------“你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来的时候你在装睡。”

“晚饭吃什么?”

“昨天吵架的事情还没完呢……”

“饿了,要不出去吃?”郑恺对于陈赫一时兴起的傲娇决定不予理会。

“买了鸡公煲。”

“你请客?”

“废话。”陈赫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突然来了?”

“不欢迎我?”陈赫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郑恺从鼻子里拉出长音来,带着种亲近的轻蔑:“先说好,不许问问题。”

“你看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吗?大老远从剧组跑出来就为了安慰你?”陈赫举手投降状。

郑恺再问,陈赫也不答,先布置餐桌去了。

吃完饭距离陈赫回去的航班还有几个小时,两个人窝在沙发里看美剧。

看到好笑的地方,两个大男人笑得滚来滚去,互相锤着对方后背大腿。

通常郑恺笑点低些,陈赫为了防止他从这个有些拥挤的沙发上滚下去不得不腾出条胳膊来揽着他。

等郑恺在陈赫手臂里枕得舒服了,又想起刚才的问题。

陈赫把目光从电视里拔出来,看向身旁头发支楞着的恋人,目光又软的能挤出水。

“我想你了呗。就是突然,特别想你。”

郑恺乐了。

陈赫有些不甘心这话取得的成效:“那你想我吗?”

“我想你离我远点。”

“……”

临走时候陈赫依旧不死心,堵在门口问郑恺,“那你现在还难过吗?”

郑恺想了想,凑过去送一个告别吻。

“其实还是难过。”

“……”

“一想到我下半辈子就得跟你这个胖子凑合过了,我就贼难过。”







其实我是一个文风容易受到最近在看的东西传染的人。把现代词汇去掉你会发现这个前半部分的措辞有点张爱玲。

最近在看小团圆嘛。

评论(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