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欧美杂食
永远喜欢意气少年
【无限期卡文中】

Tourists【2】【联文】【赫恺】

ooc和bug都是我的。请cp检阅捉虫x

 @沧浪之歌 

我毁了这个脑洞233333蜜汁想往下接糙哥是师父23333

1


郑恺拎了水桶往湖边走,刚要打水就听见树林里一阵急匆匆脚步声----听起来是一支小队。
下一秒他就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看见了那个刚刚被自己掀翻了的牧师。
郑恺气得差点骂娘,不就这么点东西,至于追这么远吗?
骂娘归骂娘,该跑路还是得跑----就是可惜了那个叫陈赫的一番好意。郑恺调整好心态,迅速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木屋周围实在是空旷得没什么地方可以躲。于是他扔下水桶,一头扎进了湖里。
“那边那个!看见一个人从这穿过去了吗?”
“怎么你们和他有仇啊?”陈赫的声音穿过湖水传到郑恺耳中变得模糊不清。
“那个小子打了我们老大的亲弟弟,要是不收拾他,我们回去也没有好果子吃。”
……郑恺闭着气,听得脑门上青筋直跳,合着被追得这么惨,全是自己捅出来的娄子。
还真是自作死,不可活。
郑恺泡在水里继续听着两个人的对话,没几句话的功夫,就听见陈赫说,“他往那边森林里跑了。”
这盟友真给力。
郑恺这么想着,一激动就忍不住吐了几个泡泡。
“谁在水里?!”为首的人大喝。
陈赫:……
郑恺只觉得生无可恋,捏住鼻子尽力下潜----湖水并不凉,越向下潜,反而越暖。
突然平地一声惊雷起。
郑恺“噌”地从水里露出头来,手里抓着刚从水底捡起来的石头----剑刚刚扔在岸上了,此刻郑恺正在暗自懊悔,自己的剑几乎是从不离身,不知道刚刚哪根筋搭错了没把它也带下来。
然而他的石头并没有派上用场----陈赫被一个菜鸟拳术师撵得满地乱跑,“对不起啊大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给我一个机会我可以解释!”
拳术师还没来得及对陈赫这种行为做出任何反应,只听见背后哗啦啦一阵水声,一回头,脑袋上就多了个水桶。
然后郑恺抡起剑重重砸在水桶上。
陈赫可以用他师父所剩无几的节操担保【毕竟物以稀为贵】,他绝对听见了桶裂开的“咔嚓”声。
绝对。
郑恺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拍了拍手。
抬起头正对上陈赫的目光。

四目相对。
----你是个剑士?
----你是个术士?
接着是两个声音混在一起同时回答。
----不不不这是误会!误会!
这就有点尴尬了。
郑恺环顾一圈,大概猜到了刚刚是什么情况----陈赫一下撂到了四个人,没想到跑了一个拳术师。
“你……不是隐居吗?”郑恺率先打破沉默,“不会惹麻烦吗?”
“这群人没什么脑子,几句话就把背景全套出来了----准确地说,他们没什么背景,仗着人多而已----我师父最讨厌有人跑到这来搞事情,要是让师父逮住他们,就绝对不只是打晕而已了----再说,这里很难找,等师父回来把他们扔出去,还能再找回来算他们厉害。”
“这个怎么样?没死吧?”郑恺踢了踢被自己敲晕了的拳术师。
陈赫蹲下去,掀开水桶看了一眼,又一脸嫌弃地把桶扣了回去,“死不了。但脑震荡肯定跑不了。你那一剑够狠的,他不被你敲成傻叉就不错了。”
郑恺:……
现在你们隐居的人讲话都这么奔放了?
“怎么样?”陈赫搓着手,开玩笑地提议,“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诶,要不要考虑一下来给我当小师弟啊?师兄会罩着你的。”
郑恺决定也开个玩笑:“我是佣兵诶。搞不好哪天接份任务就把你们师徒一起干掉了……”
陈赫放声大笑,“你其实还不会杀人吧?看眼睛就看出来了。”
真正的佣兵,不会有这么干净的眼神。
“再说,你要真是佣兵,看到他们过来,早就顺着湖游走了,哪还会因为怕他们找我麻烦而不逃呢?”
郑恺有些脸红----还好阳光很好,可以解释成晒的。
“你现在怎么洗澡啊?”陈赫没有在上一个话题上在纠缠,“刚才桶被你打坏了一个,一桶水肯定不够你洗一次……”
郑恺显然也有些为难。
“你要是不那么讲究……直接在湖里洗倒也不是不可以。”
郑恺:……
“行了,我不会偷看你的。”陈赫转身要回去。
“陈赫。”郑恺叫住了已经走出去几步远的人。
“怎么了?”
郑恺挂上最和善的微笑,“闭嘴。”
“切----”陈赫故意拖着长音,
以此来表示自己对于郑恺无力威胁的不屑。
“还有,”郑恺顿了下,找补,“谢谢。”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陈赫只是停了一下脚步,郑恺不确定对方是否听清了自己的道谢。
但陈赫几乎是立刻给出了回应,他在郑恺视线范围内,扭头,一个露出一颗长歪了的虎牙的笑。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