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凹凸世界杂食,欧美杂食
近期沉迷TBS【移动迷宫及相关衍生cp】和白敬亭
【无限期卡文中】

奇异恩典【2】【郑恺生日贺文】【赫恺】【双吸血鬼设定】

郑恺的意识再次回到身体里时,发现自己压在陈赫身上,头埋在对方的颈窝里,陈赫一只手扣在他脑后,手指温柔地梳理着郑恺脏兮兮的,结成缕的短发,另一只手懒散搭在郑恺腰间。
这场景暧昧旖旎,郑恺却清楚地知道几分钟之前发生的事情决不是这样美好。
他的动作惊醒了陈赫,后者脸色苍白,“您终于舍得起来了?”
“……我吸了你多少血?”
陈赫被问得有些尴尬,他原本打算向郑恺隐瞒事实,“不多…你主要一直在睡----这不是你的错,你没有意识……”
可陈赫的安慰没起半点作用,郑恺还是像被针扎了一样想撑着床爬起来。
长老大人看起来有点生气了,说话语气生硬无比,“对不起,是我的错。我这就走,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
陈赫扳着他的肩膀,翻身将郑恺压在床上,“过度使用能力,身体严重透支,没有进食----你还想去哪儿?你能走出这个门几步远?”
“不用你管。”郑恺不敢与陈赫对视,别扭地盯着天花板。
“那我怎么办?”
“什么意思?”郑恺的声音听起来还是不大释怀,陈赫明白郑恺还在为伤害了自己族人而在心理上和自己过不去。
“我不知道----我之前的人生经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刻意抹去了,好像我从出生就是这个样子,但是自从看到你,我就感觉到你身上有我的过去。”
陈赫说的是实话。
他觉得自己有一百多岁了,但是只有最近十几年的记忆。这让陈赫感到恐慌,就像他是上帝刻意设置成这个样子,或者说他是一个Bug式的存在,很快就会被纠正过来而消失。
“我们是不是见过?”陈赫第三次问。
郑恺不忍心再骗他,“我见过你,或者说,是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如果那就是我呢?”
“他死了。”郑恺把那个“死”字咬得很重,听起来那样痛苦,“我亲手杀了他。”
沉默。
“对不起。”陈赫率先开口。
“没----”郑恺一张嘴就发现自己哽咽得几乎发不出声音,“----没事。我可以带你回族。我们会搞清楚这个问题的。”
“你要带我回族?”陈赫有些惊讶,“我没有能力,帮不上你什么忙……”
“我只是说要尽力试试看。不能保证什么。即使我掌权,也有另外几个长老喜欢和我对着干……其实我不适合掌权……但毕竟只有我辈分最高而且----对不起,不应该和你说这些的。”
“没关系啊。”陈赫努力克制住自己亲吻对方鼻尖的冲动,“这够好的了。如果我能跟你回去----我的意思是,你至少在族里有了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了。等你好了,我们就一起走。”
郑恺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你能帮我,难得你肯听我说这些疯话。”陈赫松开了郑恺,和他并肩躺着床上。
郑恺又一次陷入了他那种奇怪的恍惚,用一种做梦似的语气说,“大概是血缘的关系吧。”
“或许是吧。”陈赫低声应合。

陈赫原本以为以郑恺的能力,养好身体大概也只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谁知道只过了一晚,陈赫就发现郑恺不见了。
他慢吞吞地穿好衣服,翻出几片面包,却什么也不想吃。
“哐。”
陈赫一惊,回头看去----郑恺站在客厅里朝着他笑,然后一头栽倒在地板上。
 “郑恺!”
陈赫费了很大力气把郑恺抱到床上去,后者意识还清醒着,手上全是滑腻粘稠的血,虚弱地靠在陈赫胸口。
“你干嘛去了?!”陈赫手忙脚乱地想扒开郑恺暗红格子的衬衫检查伤口----这种颜色能很好地掩饰住血污,即使这样,陈赫也能一眼看出郑恺这件衣服几乎是被血浸泡过了。
“别看了,我没事。”郑恺说,“血不是我的,是外面那几个血猎的。”
陈赫皱着眉,也不说话,一巴掌拍在郑恺肩头,郑恺手臂上的肌肉因为疼痛而瞬间收缩并轻微痉挛。
“你这也能叫没事?!”陈赫一把扯开衬衫----郑恺肩头深得几乎及骨的刀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最后只留下一道嫩粉色的疤痕。
郑恺眼见着自己被瞬间戳穿,有些难堪地移开目光,“你看,很快就长好了。”
“……”陈赫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气得直翻白眼,一言不发地走开。
郑恺有些愧疚。他没想让陈赫生气来着。
郑恺撑起身体下床,靠在卧室门口----陈赫正抱着手臂坐在沙发上,想来是在生郑恺的气,又没办法对他发火。
“怎么了?”陈赫余光瞥见郑恺在门口发呆,一副晃晃悠悠随时要摔个狗吃屎的样子,也没心思再生气了,哭笑不得地上前搂过郑恺肩膀。
对方却没有靠上去的意思,他摊开手掌,露出掌心一小簇蓝色火焰。然后火焰变成了一只鹰的形状,长鸣一声,振翅飞远。
“我的家徽。”郑恺解释道,那只鹰回来了,底底盘旋在郑恺身边,将他的脸映得更加惨白,“虽然现在只剩我了。”
“怎么会?”
“血猎。庄园里的活物都被杀了,我听见了我的猫在惨叫。”郑恺的声音很平静,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悲剧,“我躲在地窖一个酒桶里,一周之后才敢出来,”
“很漂亮。”鹰安静悬浮在空中,陈赫伸出手,用指尖触摸那只大鸟----火焰的温度并不高,甚至有一丝凉意。
“嗯。”郑恺心不在焉地附和,“你不生气了?”
“我什么时候生……你是怕我生气才变的鹰?”陈赫后知后觉。
火焰构成的鹰飞离,停在郑恺面前,郑恺用手指勾着猛禽的尖喙逗弄,也不说话。
火光映得少年星眸璀璨像是宝石。
陈赫固执地盯着郑恺的侧脸,用目光贪婪地一遍遍描摩他的模样。
“是啊。”郑恺突然压低了声音回答,然后熄灭了火焰,转头看向陈赫----他总是垂着眼看陈赫。
陈赫也很久没有出声,久到郑恺已经数清陈赫的下唇上有多少褶皱,几乎要以为陈赫没听见自己刚才肯定了他的猜测时,陈赫终于开口----因为郑恺一直盯着他的嘴看,这倒是把郑恺吓了一跳。
“我没有生你的气,”陈赫上前一步将郑恺箍进怀里----郑恺不仅比他矮些,肩也要窄得多,“我在生我自己的气。”
为什么不能保护好你呢?
为什么不能让你开心呢?
郑恺将脸埋进陈赫身上的柔软织物,身心的疲惫让他上下眼皮忍不住合拢。
他有些困。
而这是那场大火以来,郑恺第一次想要不管不顾地入睡,第一次希望自己仍可以醒来。
“陈赫。”郑恺说话时,气息穿过衣物打在陈赫身上,
“我得洗澡----太脏了。”
陈赫松开对方,“我首先表明我没有任何嫌弃你的意思。”
郑恺咯咯地笑着。
“但我完全同意你的建议,这味道太腥了。”
陈赫钻进浴室放好热水,“你是困了吗……”他盯着郑恺哈欠连天的样子,“要不要我帮你洗?”
郑恺立刻精神起来,“不用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
长老大人耳根通红,夺门而入。
陈赫清楚地听见了郑恺摔倒在瓷砖地板上的巨大声音。
听着都疼。
陈赫一边想,一边没心没肺地偷乐。

郑恺最后还是没能招架住热水和泡泡的双重袭击,坐在浴缸里睡得昏天黑地。
郑恺睡醒时水依旧是温热的,但变成了清水。
郑恺感觉脸上有点烧----一定是陈赫进来过,不愿意吵醒自己又怕自己着凉,重新加了热水进来。
浴袍就放在一边的台子上,是陈赫的,郑恺把腰带系得再紧也只能让它堪堪挂在身上。
陈赫的睡衣换成了一件背心,正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打游戏,见郑恺出来就将游戏撇到了一边。
“你洗了好久啊----”
“闭嘴。我睡着了。”
“血族还要睡觉?”
“饿的。”郑恺半是借口,半是实话。
“饿的?!”
郑恺心虚地摸了摸鼻子,没想到陈赫直接把手腕递到他嘴边。
“……你干嘛。”郑恺吓了一跳,不明就里地看着陈赫。
“你不是饿了吗?”陈赫反问。
“我说了你的血太油腻……”
“到底是什么味道,你自己最清楚。”陈赫不依不饶。
“那也不行。”
郑恺将视线撇向旁边。
陈赫不再说话,只是举着手腕,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他的坚持收获了成效。手腕上的微弱刺痛和温热触感可以证明这一点。
郑恺闭上眼睛,睫毛轻轻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内心的挣扎,还是因为本能终于得到了抚慰。
陈赫能感觉到郑恺缓慢舔舐着那一小片皮肤,像是一种表达歉疚的方式。
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平静地流淌进郑恺身体里。
然后陈赫的伤口愈合了。
郑恺有些尴尬----刚刚那一口几乎已经耗尽他所有勇气----尤其是在他咬下去时,陈赫条件反射式地缩了一下手。
郑恺抓住陈赫的小臂想要将他推开,视线突然凝聚在后者露出来的肩头----那里有一小块圆形的疤。
“陈赫。”
陈赫以为郑恺又要开始拒绝自己,心猛地向下一沉。
“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