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凹凸世界杂食,欧美杂食
近期沉迷TBS【移动迷宫及相关衍生cp】和白敬亭
【无限期卡文中】

奇异恩典【1】【郑恺生日贺文】【赫恺】【双吸血鬼设定】

#我他妈有毒。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雨下得很大,即使打着伞也很难避免被淋成落汤鸡。

更别提陈赫这种根本没想到突然下了暴雨的人了。

“这鬼天气……好像谁把天给捅漏了似的。”陈赫抱着便利店的袋子,被雨水淋得极其狼狈。

就为了补充几袋零食……

陈赫你药丸。


上帝啊,如果可以的话,请赐给我一个田螺姑娘吧。


“哐。”

在陈赫惊悚的目光中,“田螺姑娘”砸在了他公寓的房门上。

陈赫:……

我现在把刚才的愿望改成要两百万人民币还来得及吗?


“田螺姑娘”全身用一件显然已经与时代脱节的黑色斗篷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单眼皮,眼角微微下垂着,看向陈赫的眼神不甚清明,带着显而易见的防备,就像是童话中黑森林周围张牙舞爪的荆棘。

但陈赫透过那荆棘看到了清澈明净的湖水,在微风中泛起涟漪。

“让我先开门可以吗?你愿意的话可以先在我家躲雨。”

那人----陈赫现在看出来了,是个男人----吃力地挪动了一下,靠在另一面墙上。

陈赫掏出钥匙开了门,示意黑衣人先进去,那人只迈了一步,就脱力腿软似的摔在门口的地毯上。

陈赫叹了口气,把袋子放在了鞋柜上,蹲下来问,“你能自己走到沙发那里吗?”

对方摇头,“我……我在这里就好。”

陈赫伸手探探他额头,发现有些低烧。


“冒犯了。”陈赫这样说。

他将男人从斗篷里剥出来,打横抱上沙发----那个人比陈赫想象得更瘦更年轻,或许称呼他为少年更为恰当。

看见少年正脸的瞬间,陈赫只觉得大脑一阵刺痛,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塞进来。

少年蜷缩在沙发上----陈赫的心一阵抽痛,从屋里抱出被子给人裹成蚕蛹,“你老实待着,我去给你找东西吃…”

少年伸出一只手紧住陈赫的棉被,又摇摇头,“我不用吃东西。”

陈赫好笑地在他面前蹲下来,“别跟自己过不去了?你真以为我不认识你啊?”

少年抬起头,眼中一闪而过的光彩被掩饰为迷惑。

“你叫郑恺对不对?”陈赫笑开来,“我一把你从斗篷里抱出来就知道了。”他揉乱郑恺湿透了的柔软头毛,“放心吧,在我这你就安全了,我是你的族人----算是吧。”

“你也是血族?”

“只有我父亲是。”陈赫从冰箱里翻出一袋血浆递给郑恺,“我算是有点吸血鬼的血统,但也只是衰老速度慢一些,外加不能日光暴晒而已----这是我爸 跑路之前剩下的最后一袋血,便宜你了。”

郑恺没有接。

“我宁可不吃。”

“真的假的?你不饿我就真的把这袋血独吞了啊……”陈赫顺手从茶几上摸出一根吸管,扎进血浆袋子里,没几分钟就喝得精光。

郑恺从沙发上坐起来,尽力挺直脊背,闭上眼不去看陈赫故作夸张演绎着血浆之美味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我是长老?”郑恺突然睁开眼睛,“真按你所说,你们应该极为小心才是,怎么还会让你知道这么多族里的情况?”

陈赫咂咂嘴,指向了餐厅方向。

墙上挂着一幅油画肖像。

画中的人是郑恺,穿着文艺复兴时期的笔挺礼服,胸口别着一枚印有灰鹰的徽章,仿佛仍在熠熠生辉。

“我爸留下来的东西,说这是他家族掌权长老的画像。”

陈赫话音刚落便察觉到空气中骤然弥漫着危险的味道,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救了他的命----眨眼间郑恺的袖刃就已经挥到了他眼前。刚刚还无力地裹着被子坐在沙发上的少年突然变得凶戾,他再一翻手腕,陈赫脖颈上就传来刀刃的

寒意。

郑恺的瞳孔竟缩成两条竖线,活生生一条蓄势待发的恶狼。

陈赫又一次想躲开,然而郑恺动作更快----在陈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已经郑恺被一记膝击顶翻在地。

郑恺半个身子压住陈赫,并且这一次陈赫已经能感觉到皮肤被划开的疼痛。

“别玩花招,哪怕你的预知能力很强,我也能在你看出我想做什么之前就杀了你。”郑恺开口道。

气氛凝结成细碎的冰碴,“说真话。”

“这幅画像你从哪里得到的?”

“拍卖会。”

“不可能。我最后再问你一遍……”

“画是我爸的,他说是在拍卖会上买的,我怎么知道真假?”陈赫稍微提高了音量。

郑恺瞳孔仍保持着两条竖线的诡异状态,凝视陈赫良久,终于收起袖刃起身,“你的话是真是假,我自然没办法求证。”

“我都说了我是你的族人……你以为我和外面那些变态血猎是一伙的?”陈赫也放松下来,揉了揉刚才利刃停留的皮肤。

郑恺发现陈赫从头到尾从未慌乱,像是认定了郑恺不会真的下手一样。


“长老啊,我们是不是见过?”陈赫挠着脑袋问。

郑恺抬起头,瞳孔已经恢复了正常,“抱歉,刚刚是我激动了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那就算了。”陈赫摆摆手,小心试探,“你不喜欢这幅画?那我这就去烧了它。”

郑恺一把拉住了陈赫袖口,“别烧。你开个价,我会让人送钱过来。”

“那倒不用,下面写着你的名字呢,是谁送给你的吧?你想要就拿走吧。”

“谢谢。”

郑恺凝视着自己的画像出神,突然又开口,“你叫陈赫?”

“你怎么知道?”

“没怎么。我碰巧见过你父亲几次。”

“我还以为是你暗恋……”陈赫被郑恺带着杀气的一记眼刀吓得生生咽下最后一个字。

郑恺别过头去,准备结束这场谈话,“等雨一停我就走,我会给你添麻烦的,外面有几个狼人和血猎都在找我。”

“那你更不能走了。”陈赫连眼皮都懒得翻一下,重新给郑恺按倒,掖上被子,“血猎能把我怎样?我又不是纯血统。”

“血猎不会在乎误伤人类。”

“可我也不是人类。”

郑恺:……

在陈赫死皮赖脸的坚持下,郑恺已经在陈赫家里借宿一周时间了。

“血猎还在小区里转悠,至于那帮狼人,我一个血统不纯的都能感觉得出来他们是什么生物…真不明白他们哪儿来的迷之自信,大白天在人类聚居地也搞这么大动静……”陈赫拎着大包小包,只好用脚开门。

郑恺在卧室,还没看见陈赫人影,就听见了陈赫源源不断的陈氏碎碎念。

“我去医院问过了,现在AB型血库存太少,不可能卖给私人,我说你就不要挑了,不都是一个味道吗?”

郑恺翻了个白眼,“那是对于你来说。四代以上的血族就连每个人血液的不同味道都能记住。”

陈赫把薯片塞进食品柜里,只拿了一袋原味乐事,“咔吧咔吧”嚼着,凑过来:“真的?”手腕也塞到郑恺鼻子底下,“那你试试我是什么味道?”

郑恺看了一眼陈赫的薯片袋子,冷着一张脸明显是在憋笑,“美国经典原味。”

陈赫:……

“你这种每天吃得多,运动少的人,血液通常油腻得难以下咽。”

陈赫:……

“如果我觉得你的血味道好,你会被我吸干。”

“那我会怎么样?”

“如果你能及时补充一个血族的血----比如我的----你就会变成一个新的血族,从此遁入黑夜,成为该隐的后代。如果不能,你就会死。”

“我愿意。”

郑恺似乎没能理解那三个字的含义,迷惑不解地看着陈赫。

“我愿意为你背弃光明,或是去死。”

我愿意为你抛弃整个世界,死亡也好,地狱也罢,都不足为惧。

郑恺伸出手,将陈赫从面前推开,眼神有几分恍惚,“别开玩笑了。”

“我是认真的。”陈赫扼住长老的手。

“我不是那个意思……”郑恺试着抽出手----他终于在陈赫身上看到了本族的强大基因,“我是说,我不会让你变成……,也不会让你死的。”

陈赫盯着对方的眼睛沉默着。

“你让我想起我一个朋友。性格----长相也很像。”郑恺说。

“我们是不是见过?”陈赫第二次问郑恺这个问题。

郑恺没有否认,“我不知道。”

“你那个朋友后来怎么了?”

陈赫的情绪似乎波动了一下,似乎又没有。

“他是人类,后来死了。”郑恺简短地回答。

“当时你一定很难过。”

“实际上他死了我很开心。”郑恺的声音尖细得不自然,“他老是给我惹麻烦。”

“吃薯片吗?”陈赫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太久。

“不用。”郑恺重新闭上眼睛,像是在修炼什么神功,几秒钟以后找补了一句,“谢谢。”

陈赫“扑嗤”乐了。

郑恺没有还嘴----这让陈赫感觉有些不妙。

“郑恺?”

郑恺睁开眼看着他----陈赫倒抽一口气,郑恺的瞳孔又一次化为竖线。

然后这个强大的血族扑了上来。






评论(1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