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凹凸世界杂食,欧美杂食
近期沉迷TBS【移动迷宫及相关衍生cp】和白敬亭
【无限期卡文中】

【阑尾cp】【赫恺】HP paro【准备写一个系列,关于霍格沃茨的生活】

#关于魁地奇

两个人还在麻瓜的小学里读书的时候,郑恺就已经显示出了惊人的运动天赋。

他的运动神经好的出奇,几乎所有运动都一点就通一学就会——包括魁地奇。

事实上,郑恺骑飞天扫把的水平远远不止是“有天赋”。

继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先生后,郑恺是第四个在一年级的飞行课上就被破格录取进学院队的学生。

球队里那么多位置,郑恺偏偏选了一个最暴力的击球手——他一年级的第一场比赛时,球棍立起来都比他人高。

而陈赫的天赋就没那么高了,直到三年级时才勉强进入斯莱特林队,成为了守门员。

至于每次上场之前,郑恺都会把陈赫堵在更衣室里——还算友善且知根知底的斯莱特林队友们选择性无视了这个穿金红相间队服的亚裔人——然后大声用汉语嚷嚷:“我不会放水的!”

招来一众斯莱特林人怪异的目光。

陈赫耸耸肩,“他在比赛前来跟我告白说他喜欢我。”

斯莱特林们翻着白眼对自己的扫把做最后检查。


这一场比赛也不例外。

陈赫第无数次腹诽:你一个击球手,你放不放水跟我一个守门员有什么关系?

郑恺像读懂他想什么,朝他眨眨眼睛,再次将对话语言切换回汉语:“小心我们的击球手杰森,他似乎是个被拒绝的Baby的追求者……”

陈赫把队服上衣的一角从裤子里扯出来,“知道了知道了……”

郑恺看起来好像对他漫不经心的态度很不满意以至于他马上就要拿自己老火弩箭的一端敲在这个傻逼头上。


被游走球砸在脑袋上,从飞天扫把上翻落的一瞬间,陈赫终于明白了郑恺说的是怎么一回事。

可惜是晚了点。

陈赫在极速的坠落中感觉氧气、意识、看台上观众的惊呼声都在加速远去,只有还有什么从上方在靠近。

他想,那一定是郑恺了。

他猜的对。此刻,作为疯起来不要命的天赋型选手,郑恺双脚脚尖勾住扫把,以几乎垂直的角度俯冲下来,手里还抓着那根绘着金狮的球棍。

陈赫暗暗感叹对方的天赋,他自然相信郑恺有能力做到俯冲速度比自由落体还快,但也知道那把老火弩箭经不起他们两个人的体重 。

郑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抽出魔杖,指着陈赫的衣服大吼:“羽加迪姆----莱维奥萨!”

魔咒课小王子陈赫并不打算在这个节骨眼上告诉郑恺他这样做其实可能会只让他的衣服飞上天。

笨死了。

明明有那么多办法可以让他免于摔死,郑恺选了他最不擅长的一种。他们在弗立维教授的课上练习用过的那些羽毛钻进陈赫心里,很痒。

陈赫在地面上方几米高刹车,郑恺在冲向地面前0.1秒将飞天扫把抬平,因为惯性而失去平衡,重重砸在草地上。

于是最后躺在庞弗雷女士病床上的,成了手臂骨折的郑恺。

一堆人挤在他床头七嘴八舌,“你刚刚那一下太帅”“嘿我们都知道你和陈的关系很好,但你也不用为了斯莱特林这么拼命”。

郑恺扫视了一圈,没看见陈赫。他已经在心里把这条忘恩负义的白眼蛇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次。

打着哈哈把队友们送走,这里就只剩下郑恺一个人了。

庞弗雷女士替他拉好了病床四周的帘子,他无聊地给生骨灵的瓶子变了形,它现在成了一个会跳踢踏舞的透明小人。

“我在这呢。”陈赫的声音突然从床底下传来。

郑恺手一抖,玻璃小人摔在地上扑街。

陈赫抱着巫师棋盘从床底下钻出来,马上又低下头捡他弄掉了的棋子。

“我不下巫师棋,棋是你从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拿来的,它们老给我出馊主意。”

“……”下不过我就直说,棋子不认学院的。

“陈赫你为什么打魁地奇啊……。”明明飞得勉勉强强,显而易见不是他擅长的事情。

陈赫一时语塞,总不能说因为看你很喜欢所以也想参加这种理由吧。

好在郑恺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多久,庞弗雷女士强行给他灌下去的热可可尽职尽责地开始在胃里发挥催眠作用。

“对了,湖离这里挺远的,你现在回公共休息室的话可能会被费尔奇抓住。”郑恺打了个哈欠。

“你在担心斯莱特林的分数?”

“……”

好吧。郑恺承认,和陈赫在一起时他常常并没有作为格兰芬多人的自觉。

“那你今天到底还要不要回去?”

“不回了,你往边上去点,凑合一晚上算了。”

“……陈赫你要点脸吧我胳膊还断着呢。”

“无伤大雅。按照生骨灵起效的时间你骨头应该都长得差不多了。”

“……”

难道现在斯莱特林招人的标准已经变成了“不要脸”吗。

总之,抱着郑恺“凑合”了一夜的陈赫第二天一早被来查房的庞弗雷女士抓了个正着。

庞弗雷式怒吼预备。

陈赫像每个狡黠的斯莱特林那样朝庞弗雷女士眨眨眼,指了指睡得正香的郑恺。

哦。

打扰了。

再见。

----来自庞弗雷三连


后来有不谙世事的斯莱特林学妹问,“魁地奇学院杯是靠什么吸引了那么多人呢。”


某亚裔学长认真回答,“美人可以救英雄,英雄可以谈恋爱。”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