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欧美杂食
永远喜欢意气少年
【无限期卡文中】

时光总无言【双美院学生向,赫恺,脑洞试读】

我也不知道我欠下多少脑洞试读没写了……就这样吧。有时间把这个写个温馨向长篇。

这里依丹。乐乎新人。请多指教。

郑恺从火车站里钻出来,抬头看看天上纷纷扬扬的大雪——大多数人都有亲人撑着伞来接。
郑恺站在这样的情景里,感觉自己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突然颈间传来柔软织物的触感,郑恺吃了一惊,偏过头看到了陈赫。
后者也没有伞,手指冻得通红。
两条一模一样的黑白格子围巾,一条围在陈赫脖子上,另一条,陈赫正用冻僵了的手往对方脖子上缠,“我忘了带伞了,走到一半突然下雪了,还好记得给你带了围巾,今天真是好冷啊。”
郑恺把手从衣服兜里掏出来,“你走来的?”
“嗯,我觉得难得下雪了,正好要接你,顺便走走。”陈赫边回答,边替郑恺把围巾往上拉了拉,遮住了郑恺的小半张脸,退后两步端详了一下,笑了,“脸小就是好啊,快走吧,一会儿地铁上人就多了。”
郑恺垂下眼睑,“我也想走走,你陪我走回去吧。”
陈赫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完全出乎郑恺意料地,握住了他的手。
“哇,你手怎么那么暖和,给我捂一会儿,我就陪你走回去。”
可郑恺一路过来,手又能暖到哪里去。
陈赫分明是怕他手冷,用自己的手帮他挡住寒风。
雪是从中午就下起来了,这会儿也积了一层,两个大男人,就这么拉着手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
陈赫一路上絮絮叨叨,说什么晨哥下午发神经了,拍了张雪景po上微博,还说“如果我们在雪里一直走一直走,能不能算作携手到白头”,可把人矫情坏了。
郑恺心不在焉地听着,抬头向前看,面前的路隐没在漫天的雪中,仿佛真的没有尽头。
身边是陈赫牵着自己的手,两个人的手心是相同的温度。
郑恺突然开口,打断了身侧在说话的人。
“陈赫。”
“我喜欢你。”
“很久了。”
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脑洞无限大,沉迷阑尾,偶尔吃点欧美,轻微洁癖。
企鹅519942112来扩列开脑洞吗。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