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凹凸世界杂食,欧美杂食
近期沉迷TBS【移动迷宫及相关衍生cp】和白敬亭
【无限期卡文中】

不战而败【就是一个脑洞试读……?有人看就写】

几个人闲得蛋疼,不知道是杜江还是张殿伦哪个瘪三起的头,煽动郑恺形容一下自己暗恋的女孩然后他们猜。

郑恺白眼一翻,“你们也不是知道,给我递过情书的小姑娘海了去了,我上哪儿记得她们去啊?”

杜江一脚踹在郑恺的板凳上,“成成成,您不玩儿就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啊,我们俩对你在外边怎么浪的可是一点儿不感兴趣。”

郑恺就势擂上陈赫床板,连招呼都省去,“老狗你起来,别在那儿装听不见——要八卦陈赫你们俩就直说,怎么跟娘儿们似的还非得拉着我挡箭牌呢。”后半句明显是说给杜江张殿伦听。

张殿伦心说,我也得敢啊。咱整个表04谁不知道陈赫一天到晚向着你,丫宠你跟宠丫童养媳似的。

陈赫明白自己今天是躲不过去了,从上铺悻悻探出个脑袋,冲着底下起哄那俩人一通嚷,这都几点了啊?还不麻儿利洗洗睡了?

这一下郑恺也来了精神了,一副幸灾乐祸的嘲讽嘴脸,在凳子上喊,别怂啊老狗。

陈赫哭笑不得。

该怎么形容郑恺,陈赫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他从来藏不住心事,恨不得在脸上贴出一张A4纸把心里那点烂事一条一条写得工工整整有如考试答题纸;

他自诩聪明绝顶常翘课面试,回来参加考试却碾压一众学渣,老师气炸同学拜服;

他精力充沛乃至于精力过剩,一玩起游戏来三天三夜不睡觉还不让别人休息我阑尾就是这么没的;

他有时天真幼稚得像个三四岁的孩子得哄着顺着才能相处——见鬼这明明是我家那只猫才对;

他笑起来的样子好像一阵风吹过树林将每一片树叶都翻到另一面时卷起的浪潮。

郑恺还坐在板凳上没心没肺地笑,把陈赫刚刚兴起的那一点豪情壮志全笑了个干净。

我了解他那么多,可惜一件也不能说。

陈赫最后从嗓子眼儿里挤出这么一句干巴巴的话,“我很喜欢他,他很好看。”

果不其然那三人笑得欢实,笑得东倒西歪昏天黑地原形毕现群魔乱舞阿弥陀佛。

还数郑恺笑得声音最大。

陈赫有那么点儿悲愤得想冲下去掐死郑恺这个忘恩负义的小混蛋,顺带着掐死刚才那么心思细腻感春伤秋的自己。

他把自己砸在床上,自暴自弃地想,大概自己不说的话,郑恺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曾对他有这样的恩情吧。

不过郑恺看着傻得没心没肺,其实精着呢。

他比谁都聪明。

陈赫听着郑恺爬上另一边上铺的声音,翻了个身,想。

这时旁边又传来郑恺的声音,仍是憋着一股笑意,“老狗啊,我说将来哪个姑娘要是嫁了你可不得憋屈死啊?连让你形容一下都只会说人家长得好看……”

陈赫连悲愤都不悲愤了,直接用被子蒙住了头,将郑恺恶意的揶揄挡在外面。

话说回来如果郑恺真能看出来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就成了暗恋不成的苦逼屌丝?

陈赫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事儿不对劲。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