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欧美杂食
永远喜欢意气少年
【无限期卡文中】

阁下何不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赫恺/异能/中二慎戳/F4加Baby主电灯泡/涉及奔兄相关人物不喜轻喷

↑有待补充




八。

陈赫这晚上睡得很不好。

“你昨天晚上想强暴谁来着?”Baby看着陈赫两个巨大的黑眼圈问。

大脑显然还处于深度睡眠状态的陈赫一脸懵逼。

“哦别告诉我你脸上那东西叫黑眼圈。”Baby用一种“别和我争论我是过来人”的口气说,“这明显是强奸未遂后受害人打了你一拳…”

你的意思是一拳能打出两个印还是我昨天晚上发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变异以至于我两只眼睛在晚上长在一起白天又恢复正常了? 

--来自觉得Baby拉低了全体考生的平均智商的陈赫。

“郑恺呢?”Baby张望了几下没找到郑恺的身影,“他不住这个楼?”

“肯定住。不然昨天那个邓超也不会让咱们给郑恺留地方了。”

“那他昨天晚上肯定没在。不然我一定能听见他进来的声音。”Baby伸手抓了抓凌乱的卷发,一脸的茫然,“那他岂不是还在考官那儿?该不会是出了什么差错吧?”

陈赫闭上眼睛,再一次试图用刚发现又连回去了的心电和郑恺取得联系。

一个近乎歇斯底里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响起。陈赫睁开眼睛正对上Baby戏谑的表情才发现那个声音是真实存在的。

相当有气势的一声,“老狗你丫开门!”

陈赫哭笑不得地喊回去,“那门是指纹锁,你把手放那儿就打开了!”

“……”下一秒郑恺杀气腾腾的脸就出现在了2号别墅里。但还没等他发作,就先将目光在陈赫满是褶子的衣服上(陈赫睡觉的时候忘记换衣服了)和Baby的睡衣及呈现出一种静电状态的头发之间转了几个来回。

“啧啧啧。”郑恺一开始咂嘴,陈赫就知道要坏事,于是在郑恺讲出些比今天早上Baby说的更不堪的话来之前,还算及时地捂住了人的嘴。

然而他似乎不记得郑恺已经把心电感应连回去了。

所以该他听的,一句没差。

从陈赫的反应来看,他似乎很后悔自己没让Baby听见郑恺说了什么--就这么错失了一个私报私仇的机会。

“嗯看到你们还是这么--呃--充满活力,我就放心了。”

饶是以邓超厚脸皮的程度也没能成功地把“和谐”这个词用这栋鸡飞狗跳的别墅里。

“对了,鉴于你们这个特殊的组合里的性别问题,我要在你们去晨儿那里领手册前提前说一句,这里的规定很多也很严格。而其中之一叫做禁止恋爱。”

邓超以一副日了狗了的表情看着陈赫和郑恺两个人神色怪异地对视了一眼。

“超哥--我能这么叫你吗--我们来做一个实验吧,很有趣的。”陈赫说着给郑恺使了个眼色。

郑恺心领神会地用自己的能力偷偷给了Baby的神经一锤。

Baby跳起来发飙的样子让邓超往门口挪了几步。

“这个实验的名字叫做探究我们俩中的任何一个和Angelababy谈恋爱的可能性。”

“小概率事件。”邓超这么总结道。

“至于同性恋爱--(邓超伸手擦去郑恺刚刚喷在自己脸上的饮用水)虽然没有规定但是最好还是不要--你们俩在干什么…?”

“邓考官你还看不出来吗?”Baby走到邓超旁边,“他们俩只有打击别人的时候才能团结三秒钟。”

邓超在这栋别墅被炸毁之前及时制止了不用能力纯靠肉搏的陈赫和郑恺。

“超哥难道你不应该感谢我们俩只是肉搏而没有带上能力毁了这所房子给基地省了一大笔经费吗?”郑恺整理了一下衣襟,从地板上爬起来。

Baby点点头表示赞同。

“你想得美,以你们三个现在的水平别说别墅,能炸了这个沙发就算你们厉害。”

一秒钟后,后现代风格的铁架子沙发从中间断开,Baby拿着陈赫刚刚偷偷塞到她手里的锯子,一脸无辜地转过来看着邓超。

郑恺把Baby转移过来的凶器之一——斧头,藏到了身后。

邓超几乎要暴跳起来,“你们仨现在就给我滚去领管理手册!”

郑恺眨眨眼睛。

——在领到管理手册之前,只要不造成伤亡,我们干的所有事情由教官背锅。

陈赫现在已经对郑恺对于这个地方的了解见怪不怪了。

——这俩又成咱教官了?

——是啊。而且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以后就是咱们三个一队作为训练单位了。

——住一起?

——你还真的以为基地会好心给你提供这么好的地方住啊?每个训练单位住一间别墅,据说也是为了增进了解和配合。

——配合什么?拆迁大队?

邓超保持着刚才的便秘脸看着郑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哦今天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自己内部料理好未来几个月的生活方式比如哪个人住哪个房间一类的然后立马去晨儿那儿领手册和你们每个人能力的检测报告。正式的训练安排从明天开始——大概今天晚上我们跟进的另一组考生能抵达终点……”

邓超试着用手在空气中划了好几次也没能成功划出那种他们曾经见过的充满了未知黑色物质的门,带着一脸年世兰自杀前的表情冲出了别墅大门。

“wow小狗儿你居然把教官气得用不出能力了诶。”陈赫嘴上这么说却丝毫不掩饰脸上写得明明白白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跟我什么关系?”郑恺翻了个白眼,“晨哥说超哥出过一次事故,那之后能力就不太能用得那么得心应手了。”

“……那我现在能不能出点儿事故啊废了我能力算了我不想跟这个女魔头住在同一间房子里……”

“可以啊要不要我帮帮你啊?”Baby笑着举起了陈赫刚才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的锯子。

作孽哦。

——来自郑恺。

“二楼归我,一楼你们俩自行分配。”Baby扔下一句话,就去专心对付客厅里送来的一大箱子写着她名字的生活用品了。

“喂等一下啊——”

“不然你们俩有谁想和我住一层楼也可以啊。”Baby拿着刚拆出来的一个粉红色的脸盆,漫不经心地说。

“……算了算了我们俩一层楼就好——但为什么是一楼?”郑恺问了个问题。

——好问题。你要不要想象一下你训练了一整天之后只想赶紧去浴室洗个澡之后睡觉,结果一进门就看到Baby挺尸在沙发上敷面膜睡美容觉,在你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听见身后有奇怪的声音,猛地一回头,发现身后一张惨白的脸……

——一楼挺好的是吧陈赫?

“我受不了你们俩了,你们先慢慢分着,顺便把值日做饭的表啊什么的都排出来,我先去教官那儿领东西了——要帮忙把你们俩的也领回来吗?”

Baby你总算有了一点儿该如何对待救命恩人的觉悟。

两个男生正撅在一楼地板上头对头地研究着“轮流表”这种东西时,Baby已经搬着一个大箱子回来了。

“喏,这个大家伙是全息通讯机,放在一楼客厅,有事就用这个联系邓叔叔。”Baby从箱子里搬出了一台奇形怪状的机器,“至于能力检测报告——你们俩在干嘛?”

不得不说陈赫和郑恺两个人跪趴在地上头顶着头像两头发情期的公牛一样角力的这个画面令人印象十分深刻。

学名叫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一种具体表现。

俗称精神污染。

郑恺尴尬地咳了一声后调整了姿势盘腿坐在地上,陈赫蜷着一条腿坐在他旁边,Baby坐在沙发上将两份报告分别拍在两人腿上。

“我想,最好还是一起读,既然大家以后都是队友了,”Baby耸耸肩,“对吧?”

“放在通讯机里就可以,能投影。”郑恺拿过三个人的报告,都塞了进去。

“wow陈赫你可从来没说过你的能力是分子重组……”Baby从沙发上跳下来坐在陈赫郑恺中间,“虽然因为身体原因限制很大但是能当成意念生成用也不错啊。”

“扯淡。你自己看郑恺的报告,他能力那么玄,搞不好是初代能力从他家祖上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郑恺瞠目结舌,“老狗我真想不到你这辈子还能看点儿书啊,居然知道初代能力……”

“啥叫初代能力?”Baby表示不是自己不读书,但是会介绍这种知识的书她还真一本都没见过。

“是这样的,”郑恺清清嗓子,“最开始出现有能力者时,所有的能力就只有那么几种,但每一种能力的范围都很广泛,这些能力叫做初代能力。后来随着能力者和普通人的通婚,每一种能力都被划分得支离破碎,成为了许多不同的能力……比如Baby你的能力和陈赫的应该就是同源。”

“等等……郑恺,你的报告上说……你一生中有一个人可以和你建立‘桥’……你最好找到那个人……这是什么意思?”

郑恺只看了那行文字一眼,就一副吃了屎了的表情。

“怎么了?”

郑恺深吸了一口气,“陈赫,所谓的‘桥’就是一种特殊的心电感应。”

陈赫吓得差一点儿跳起来。

“是啊,我以为那是我能力的问题,只要我愿意,可以和任何人之间建立……”郑恺眯着眼睛,启动了通讯机。

李晨的影像被投射在墙上,“怎么了?”

“晨哥,我想问你一句,我们家族——我爷爷、太太爷爷,和他们建立‘桥’的人最后都被他们怎么样了?”

Baby心头突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于是她扑过去抓住了自己的手机——以便在需要的时候报警或者叫救护车。

李晨的回答相当简洁,只有两个字。

“结婚。”

郑恺一头撞在墙上。

陈赫在惊讶之余捏碎了一个玻璃杯。

Baby觉得自己拿电话拿对了——民政局的电话是多少来着?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