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欧美杂食
永远喜欢意气少年
【无限期卡文中】

阁下何不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赫恺/异能/中二慎戳/F4加Baby主电灯泡/涉及奔兄相关人物不喜轻喷

↑有待补充



六。

上一秒还在大放阙词的郑恺下一秒钟就差点儿被河里飘过的宛如一具死尸的大反派吓得缩回了船里。

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气场瞬间消得无影无踪。

——小狗儿你不适合这种北方大爷的形象真的,我早就跟你说过……

——你再多说一个字试试看啊?

——没有你听错了我刚才说的是你就适合这种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形象那人太吓人了换谁都会被吓一跳的。

陈赫你说话连标点都没有了诶,我能不能理解为你怕郑恺更甚于怕大反派啊……

——来自后来听说了这件事的Baby。

“喂你们三个!我在跟你们说话呢!郑恺和Angelababy抢了我兄弟!上面划船那个傻大个儿你交出他们俩我就放你一马!”

“我能不能先问一句……您能力是什么为何这么吊?”

如果大反派没有漂在水里的话他大概可以看到陈赫已经是一脸“再不让他付出点儿代价我名字倒过来写”的表情。

呵呵呵呵呵您好自为之吧。

——来自Angelababy的祝(咒)福(怨)。

“……”大反派犹豫了一会儿,“凭什么告诉你啊老子万一告诉你之后你抱着老子大腿甩都甩不掉怎么办?”

亲爱的你想多了,你说或者不说只会是死得难看、死得很难看、和死得不堪入目的区别。

陈赫看着前面水流逐渐平缓眼看着就要漂出了满是各种石头的暗礁区,愉快地把船蒿递给了郑恺,“交给你了郑恺。”

郑恺接过船蒿,心领神会地朝着大反派戳了下去。

哦哦哦你看大反派都被戳到了水底脸憋得通红的样子就能看出郑恺用了多大力气。

——连陈赫那份儿一起。

郑恺后来被Baby兴师问罪的时候是这么解释的。

为什么要兴师问罪?因为郑恺用力过猛地把船拽翻了。

Baby虽然说是学过蛙泳也能在泳池的深水区里扑腾几下但放到这种水流湍急的河里根本不够看,胡乱挥动着手臂努力让自己保持在水面以上。

“Baby你先别乱动,抓着我我带你上去!”陈赫在一片人仰马翻的混乱之中先抓住了离得比较近的Baby。等他把这个没有看起来重的姑娘拉到岸边托上去时,还没有意识到郑恺已经不见了。

“郑恺你丫快来搭把手啊这死丫头太沉了我拖不动她!”陈赫大叫。

叫了几嗓子没有回音,陈赫才感觉到不对劲儿,“Baby……你刚才看见郑恺了吗?”

Baby摇摇头。

哦。

陈赫甩甩头发上的水,一把拉起了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的Baby,“走吧。”

Baby瞪大了眼睛,“干嘛……你不去找郑恺吗?”

陈赫翻了个白眼,“刚才那个人的能力八成是改变密度,他拽着郑恺郑恺肯定淹不死,估计那人还得靠着郑恺找回来收拾你呢,肯定不会把他怎么样,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哦哦哦陈赫我有眼不识泰山您老人家居然这么镇静有魄力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男神!”Baby爆出两颗星星眼。

陈赫尴尬地挠头笑笑——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Baby说的那么淡定从容。此时此刻陈赫正疯狂地试图用心电联系上郑恺,只是Baby看不到罢了。

陈赫正要第61次问“小狗儿你丫被水冲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时,感应到了郑恺弱弱的,有气无力的一句,“陈老狗你烦死了知不知道你这样一直骚扰我我很难找到你们俩位置的”。

——小狗儿你还好吧?

——小爷我命大着呢,会有事儿才怪了呢,你就等着看我一会儿怎么驾着七彩祥云飞回去吧!

陈赫耐心地听郑恺吹完了这一通牛皮——实际上陈赫觉得听完这句话用光了他下半辈子的耐心。

——郑小狗你下次说自己没事儿的时候能不能先把自己脑子里那个喊救命的声音去掉?

郑恺半死不活地摊在地上,刚想反驳几句就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陈赫话里含着隐隐约约的怒气,措了几次辞想呛回去,最后还是放弃。

陈赫听着那边没了动静,刚要安慰一下很有可能已经炸毛了的郑恺,就感觉到郑恺那边切断了这种感应。

“Baby……”被点名的丫头迷惑地看着刚才还无比淡定的陈赫一脸惊恐地开口,“炸毛这种东西有可能把脑电波炸短路……?”

上帝保佑郑恺刚才已经断了感应。

“啊啊啊啊啊————————”这是Baby的尖叫声。

陈赫捂着耳朵大吼,“Baby你这个技能应该给郑恺看看绝对比他的魔音贯脑更有威力——”

“你吼什么啊神经病。”Baby冷静下来后杵了陈赫一句。

“……”陈赫已经不想再和Baby奇怪的脑回路做垂死挣扎了。

三个人成为搭档后陈赫偷偷对郑恺说:迟早有一天咱们俩会被她搞死。郑恺表示了同意,“精神和肉体两个层面的。”

两个人都冷静下来之后陈赫总算是看到了Baby尖叫声的来源——地上站着个发着光的小东西,说不好他是什么颜色的但是陈赫总觉得这玩意儿长得特别像——

——“陈老狗你还说我见色忘义你看看你在翻船的那一瞬间都干了些什么!!”

这就能确定是郑恺了没错。

这么跟陈赫说话的全天下也就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除非你把Baby也算上)

陈赫蹲下身子把那个只有巴掌大的小东西拽着后脖子从地上提了起来,“你在哪儿呢?别告诉我你小子走狗屎运一口气给冲到终点了。”

“没。我跟着瀑布给冲下去了——”郑恺转向Baby,“你们俩为什么不庆祝一下我把船掀翻了呢?如果船冲到瀑布底下扣过去的话咱仨没一个人能活。”

Baby似乎已经被这个活蹦乱跳会说人话的东西吓傻了,站在原地呆若木鸡地跟着郑恺的话点点头。

只有陈赫看起来更加惊恐了,“郑恺……你搞出来的这个……这个东西颜色越来越淡了你知道吗?”

看过不少魔幻大作的陈赫实在不愿意去想这到底代表着什么。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