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凹凸世界杂食,欧美杂食
近期沉迷TBS【移动迷宫及相关衍生cp】和白敬亭
【无限期卡文中】

阁下何不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赫恺/异能/中二慎戳/F4加Baby主电灯泡/涉及奔兄相关人物不喜轻喷

↑有待补充



四。

Baby感觉自己真心应该庆幸自己昨天觉得陈赫郑恺这俩人肯定属于“大难临头各自飞”类型的时候,没跟陈赫打个赌什么的。

不然现在她很有可能被显示出醒来迹象的陈赫要求直播吃键盘之类的。

一定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

但是将眼睛重新睁开又闭上无数次之后Baby终于不得不承认了一个事实——她旁边的这两个人,昨天晚上是抱在一起睡的。

“为什么我一个亭亭玉立的女神都没人追,这俩一个比一个腿短的屌丝先抱团脱单了啊?!!!”

“Baby你内心戏真多。”陈赫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扎筏子,为了让你们俩昨天睡个好觉我可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啊。”

“为了我们俩还是为了郑恺?”Baby抖抖防水布上的水珠,收了棚子,把昨天剩下的柴火中的水提出来后重新点燃。

“Baby……你收棚子前能不能好歹先看一眼?这还有个起床气的呢。”

郑恺因为没了棚子可以靠,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陈赫揽着他的那条手臂上,陈赫不得不两只手圈住郑恺才没让他倒在地上。

“哦反正你们俩已经勾搭上了也不差这一会儿了吧。”Baby气冲冲地拿着一根木棍捅旺火堆,凶神恶煞的表情让陈赫打了个寒颤。

一张木头板子在郑恺身后成形,这让陈赫多多少少松了口气,“Baby你就只有这种时候才像个女生。”

Baby顺手甩出了刚才用来捅火堆的木棍,被陈赫稳稳握在手里时已经变成了锋锐的箭。

“我看你还挺像个绅士的,嘴怎么这么不积德?”Baby带着一丝愠怒,将陈赫和郑恺的外套挂在火边烘干。

“我看你还挺像个大家闺秀呢,差点就以为你是了。”陈赫从火堆边上抢救出自己差一点着火的外套,把它用插在地上的树枝挂在了一个看起来更安全的地方。

这次Baby是真的开始跟陈赫较劲了,火一下旺起来,烧了陈赫外套的同时差点把她自己的裤脚点着。

两个人同时发出的惊叫声终于吵醒了郑恺。

用打嘴炮的方式叫醒一个有起床气的人的后果就是陈赫和Baby同时感觉到脑子里响起了一种类似于用指甲挠黑板的声音。

“郑恺你大爷的!你明知道我们俩的能力跟神经系统一点关系都没有!”

郑恺终于从起床气里清醒出来,急忙收了能力。

陈赫看着脑袋疼得满地打滚的Baby,脑子里突然很不合时宜地刷过了一条配音。

--师父莫念!

“你觉得我很像唐僧?”郑恺用手肘捅捅陈赫,“我觉得她更像一只疯了的找不到频道的收音机精。”

陈赫觉得这个比喻用在

为了抵抗郑恺的能力而已经开始唱歌了的Baby身上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等会儿。

陈赫又一次后知后觉。

“郑恺我刚才好像没说话吧…?你怎么知道的我想什么啊?”

“只能你看我想什么?”郑恺偏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你俩什么情况?心电感应?”Baby终于从魔音贯脑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女鬼似的在郑恺身后冒出来,吓得郑恺差点再让她体验一次魔音贯脑。

“不清楚。”郑恺如实回答。

“陈赫你的能力该不会是读心术吧…?”Baby翻了个白眼,似乎对陈赫直到现在也没交代自己的能力感到很不满。

我不用读心术也能知道你现在很想一脚踹死我。

--来自收了Baby一记眼刀的陈赫。

你知道就好。

--来自自从清早起来被虐狗起就很暴躁的Baby。

陈赫我觉得你想多了,任何人想踹死你都是不用掩饰的。

--来自唯一一个试图弄明白这奇葩的心理感应是怎么回事的,还记得这是场选拔的郑恺。

“我的能力啊…”陈赫挠着头,“就是感官比正常人敏锐了那么一丢丢呗。”

妈的敏锐一丢丢就能让你听见七八百米的河啊?

你糊弄鬼呢?

陈赫你这么驴我们俩咱还能一起愉快地刷怪了吗?!

--来自读到陈赫真实想法的郑恺。

小狗你这玩意儿太他妈坑了,我能单方面掉线不?

--来自被心电感应出卖的陈赫。

--那你就这么挂着告诉我你能力到底是什么。要不然我就去告诉Baby。

--诶诶诶小狗咱们家可是一条阵线上的!

--快说。

陈赫再迟钝也该知道这是郑恺“哀的美敦书”了,大概自己再不老实交代就不光是一句“师父莫念”能解决的问题了。

--好好好我招我招。其实我可以在小范围内控制分子的结构和运动方式……

--那不就相当于是造物主…

--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我有感觉,这个能力如果使用得太过,我自己会受不了的。

--那你这个能力很鸡肋啊。

--想说我弱就直接说行吗?

Baby感觉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这就像是你和一对情侣去旅行,你住在他们俩隔壁,房间隔音很好你什么都听不见但是你清楚地知道他们在与你一墙之隔的地方苟且。

Baby打了个喷嚏,心想一定是火太小了,于是愉悦地把郑恺的外套也扔进了火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