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凹凸世界杂食,欧美杂食
近期沉迷TBS【移动迷宫及相关衍生cp】和白敬亭
【无限期卡文中】

【阑尾CP】梦境陨落【赫恺】【短】

#脑洞狂魔依丹今天又毁了一个自己很喜欢的脑洞

#采用奔兄家族复兴之战的部分设定,剧情不完全符合节目

#文笔文风是啥不存在的

#开头和结尾为现实,中间部分为前世

#推荐BGM——关淑怡【地尽头】这个BGM真的很适合各种性冷淡风的故事了。或许听着BGM会让你们觉得这个故事稍微有点好看

↑以上



【零】

“陈赫!”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古堡中漾起回音。

我在哪?

郑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很明显不属于二十一世纪。

我变成了谁?

他看向身旁的一面镜子,映像分明还是自己熟悉的脸。

——谁变成了我?

为什么会在呼唤陈赫?

郑恺觉得脑子里像是被人塞进了一团乱麻,怎样也梳理不顺——为什么会如此不安?

他突然间感到心脏一阵钝痛——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在悄然流逝。

——“陈赫!”

然后郑恺便惊醒了,发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睡在身边的人关切地看过来:“怎么了?做了噩梦?”

“……”郑恺沉默了一阵,觉得这么玄学的东西还是不说出来的比较好,“没事,突然感觉有点心慌,你怎么醒了?被我叫起来的?”

陈赫抿了一下嘴,“我梦见自己在一个古堡边上,周围都是火,然后我听见——不知道为什么会是你,但我听的出来——我听见你在喊我,我就醒了。”

“那……睡吧……?”郑恺试探着问。

是巧合吧。

【一】

“今天我们录制的主题是,家族复兴之战。”导演对着台本念。

郑恺扯了扯自己身上笨重的上世纪礼服,心中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那个梦……是预知?

他甩了甩头,对上了陈赫投过来搞怪的眼神,装作无事与他交换了一个wink,然后清除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准备开始录制。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死理性派青年。

【二】

“陈赫……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邓超他们今天一整天都在怀疑柳岩,我觉得不像。”郑恺摸了一下面前镜子上显示着的仿佛血迹的字,喃喃。

他、陈赫,还有现在古堡里游荡着的几个人,都在一起长大,虽然知道彼此不是亲生的兄弟姐妹,但谁又能想到偏偏在决定家族继承人的这一天,突然有消息称两个外族人将要夺走家族的一切?

陈赫楞了一下,随后配合地点头,“是啊……大家都是手足亲人,况且,”他伸手揉乱了郑恺柔软的发丝,“你、杨颖,小鹿,从小就是大家的掌中宝,就算真的有外族人,也不忍心对你们下手的吧?”

“还贫……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郑恺揶揄着,“该不会是你吧?”

分明是玩笑话,一出口后郑恺却明显感觉到了气氛不对。

陈赫捏紧了衣服口袋里的毒药,默不作声——他已经对杨颖下手了,药效发作也只是时间问题。

郑恺看着镜子中逐渐浮现出“红颜祸水”四个字,皱着眉,又用指尖去触摸,似乎在反复确认着什么。

陈赫凝视着他,几乎要扑上去坦白一切。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动。

郑恺终于放过了可怜的镜子,“你不会骗我的对吧?”

陈赫心尖狠狠抽动了一下——“不会。”

郑恺还是那样盯着他,像个初降临在世上的孩子,仓皇而无助,将全部信任寄予在眼前之人身上——郑恺在他面前甚至不懂得怎么保护自己。

陈赫不敢与他对视下去——钟声突然敲响,郑恺听见远处传来鹿晗的惊叫声——“杨颖姐!”

杨颖死了。

他们赶到时邓超正抱着她痛哭。

邓超向来很宠杨颖的,宠到几乎没有原则。

郑恺仿佛被人用几千斤的沙袋击中胸口,揪着自己的领子大口喘着气,脸色比死去的杨颖还要差。

陈赫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的,似乎朝着自己的方向投来难以置信的目光——他和郑恺太熟稔,虽然不至于读心,但彼此间任何一个神情都会暴露心情。

陈赫当即明白——郑恺已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陈赫脑子一片空白,甚至没办法思考该如何为自己解释——在他心底分明知道,对于郑恺,解释了也无用——自己分明是郑恺最不愿怀疑的人,如果他确定了,那么就一定是确定了。

于是他逃跑了,虽然知道这样会引起邓超后知后觉的怀疑。

【三】

郑恺在刚刚对上陈赫目光的那一瞬间,看到了惶恐、不安和无助。

这时候郑恺也就知道了陈赫内心其实并不愿意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一瞬间,他以为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陈赫并非出于自愿,趁现在牺牲的人只有杨颖,收手还来得及。

——只要他告诉大家另一个外族人,以我们这么多年来的感情,大家都会同意放过他的。

——不管最后的惩罚是放逐或是怎么样也好,只要保住他一条命。

但——陈赫显然不这样想,他欲言又止。

郑恺想。

——陈赫无论如何也不会杀杨颖的,他大概是用了什么手段让杨颖假死

——可他是外族人

——他没有杀人

——不代表另一个人不会

郑恺觉得和陈赫对视的这一秒长得折磨人。他终于读懂陈赫的不安和无助来自于何处。

——没有人会在乎他真正做了什么,没做什么。

一个外族人,这个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威胁;

哪怕他们十个人将彼此都视为至亲家人。

从这个消息被传递来的那一刻起,所有人就都没有退路了。

只有不死不休。

【四】

等到陈赫意识回到自己脑子里的时候,已经被郑恺堵在了无人的角落。

“……对不起。”陈赫开口道歉。

他原本以为郑恺得知真相后会失望透顶,甚至会刻意躲开他——万万没有料到郑恺似乎突然间变得聪明起来,变得对人的心理变化极其敏锐。

或许是他触动了郑恺的逆鳞——他不该动杨颖。

他想,郑恺或许猜到自己掉包了药粉,或许没有。但自己没必要告诉他这件事。

既然已经是注定的敌对阵营,说出来自己这样“侠义”的行为,只会让大家都难堪。

郑恺看起来不再像刚刚那样悲愤,更多的是暴躁,“如果你什么都不打算说——至少告诉我杨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陈赫的大脑还在很艰难地咀嚼郑恺这句话的意思。

郑恺更加不耐烦,“别跟我说什么没有别的选择了——你他妈——”他似乎想说句够分量的脏话来泄愤,最后神态却柔和下来——

——陈赫,你听我说,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办法的。

陈赫觉得自己或许还是有些不清醒。

他发现自己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郑恺要帮助外族人取得胜利,而且他们要抢在陈嘉桦动手之前对继承人下毒,这样谁也不会死——

他想,郑恺还是没有认清楚情况。

或许是因为郑恺确实不够聪明,想不清楚;但陈赫觉得是郑恺不愿意去想——

——他,陈嘉桦两个外族人和其他人之间,从来就不是什么不死不休的关系。

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好的失败。很明显。

在李晨也被陈赫掉包的药毒“死”后,所有人开始小心翼翼——他们发现了外族人杀人的方式,因此开始留心避免和其他人进行接触。

而用不了几次,他们就会怀疑到自己和陈嘉桦头上。

或许是郑恺不愿意接受这一点吧。

陈赫早就接受了命运,如今郑恺走在他身前,急躁地、绞尽脑汁想着脱身之计,他便觉得之前那一点不安和无助也不见了。

能在这时候明白郑恺这样在意他也不算晚。

【五】

第一次家族会议。

陈赫用余光瞟着邓超,后者铁青着脸。

“开始吧。票数最高者直接处死。”

陈赫感到郑恺在桌子下方抓紧了自己的手臂。

陈赫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快惹上嫌疑,如果不是郑恺力争,怕是会直接被邓超一剑砍死。

他看着郑恺强装冷静地争辩,想,或许很多时候几位兄长过于低估了郑恺,只觉得他是个少爷脾气的孩子。

郑恺将票投给柳岩时,举起的手臂抖得厉害。

——!

陈赫无意间看见郑恺的手被他自己掐出了血迹,感到当头一记闷棍。

他都做了些什么!

他不该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的。郑恺质问他时也该强硬一些一口咬定不是自己。

原本要背负杀死至亲的内疚感的只有他自己,如今郑恺也不得不共享这内疚感。

可,在他内心某个最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最自私的一块地方关着的一只野兽狂欢着。郑恺如今站在了整个家族的对立面——是为了他,为了保护陈赫。

陈赫不愿意去看那个角落。

郑恺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暴怒的邓超将柳岩吊上了火刑架。

祖蓝他们还在苦苦哀求,毕竟大家曾经亲同手足。

郑恺也想要加入,腿却像被冻在了原地。

郑恺觉得这一刻的自己虚伪无比——一方面痛恨着虚伪的自己,另一方面又为陈赫逃过一劫在暗自庆幸。

这交叉的心理下,他不知道该摆出如何的表情,于是看起来还像是承受了过大打击一样,伪装的天衣无缝。

陈赫似乎想要靠过来;郑恺背过身走开了。

他爱陈赫,但不是现在。

不是柳岩绝望的哭声、咒骂声扎进耳膜的时候。

【六】

“郑恺,这一次会议,指证我。”陈赫终于在酒窖门口拉住了郑恺。

郑恺站住了,但明显没有接受建议的意思,“你是说,要我揭露你?”

“嗯,因为——”

“——在我已经害死了柳岩之后?”郑恺忽然间提高了音调。

陈赫忽然发现自己无话可说,狂欢的野兽忽然间也死去了。他再一次突兀地意识到,他让郑恺做出了多么可怕的事情。

陈赫记忆中的郑恺不太爱说话,有时显得不合群,但眼睛里永远闪烁着坚定的光芒。面前这个郑恺却脸色青白,神色悲伤而脆弱,仿佛随时会消散。

现在,他想,郑恺大概是以为自己是为了陈嘉桦成功继承家族遗产而利用他挡过了上一次投票。

“……对不起。”陈赫今夜第二次开口道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线索指向很明显,你又一直和我待在一起,如果继续维护我,你可能也会像柳岩一样冤死。”

“你觉得我怕死?”郑恺向前逼近一步,陈赫被挤在了酒窖门上。

“你以为我帮你是为了什么?!”郑恺揪着陈赫的领子,不管不顾地吼叫,“你他妈的真的以为我是为了保护继承人不被你姐姐毒死?!”

陈赫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郑恺会这样摊牌,“我知道你不是——”

郑恺像是没有料到陈赫会如此回答,一时间呆住,于是陈赫又接着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犯傻,你我都心知肚明,从现在已知的所有线索,我活不过下一次投票。”

“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我姐陈嘉桦,她——”

一个被乐乎气死了的外链

【七】

于是郑恺愈发拥紧了陈赫,却在陈赫的回应中越来越疼,越来越冷。

高潮后两个人都彻底清醒过来,郑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陈赫了,穿好衣服后落荒而逃。

郑恺才明白刚刚为什么陈赫回应了他,他反而疼得更厉害。

是他可怜的爱情。

才刚刚诞生,就悲惨地凋零。

陈赫觉得,疯过了这么一出,郑恺总该乖乖听话地袒露真相。

谁知道坐在会议席中的郑恺虚得连水果都快拿不住,故意做出一副心虚的表情,还特意卖了几个破绽。

陈嘉桦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将矛头指向了郑恺。

陈赫在桌子下狠狠踩了郑恺一脚。

郑恺笑嘻嘻地拽着果篮问他吃不吃香蕉。

陈赫偏过头去注视郑恺,后者眸底藏着三分情意,七分决绝。

陈赫有些想哭。郑恺这样犯傻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见这样的眼神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现在他只想把郑恺的每一个表情都铭刻在心里。

他不担心郑恺会被怀疑——从邓超看郑恺的眼神里。邓超从来宠郑恺仅次于杨颖。

甚至陈赫感觉到火烧到裤子上时,还想着郑恺心如死灰的样子。

都说人死了以前,眼前会浮现自己的一生。陈赫曾经开玩笑说,我就算了,我这一生挺无聊的,本来人都要死了就够惨的了,还看这么无聊的东西简直太没人性。

陈赫最后的画面却是几十分钟之前郑恺挂在他身上,伏在他耳边反复说着“不要走”。

眼前全是火焰。

陈赫觉得自己闻到了皮肤被烧焦的味道。

——“陈赫!!!”他在火苗的噼啪声中隐约听见郑恺的呼喊。

自己这一生或许也没有那么无聊。

【八】

郑恺被邓超派去拖住陈嘉桦。

“其实我们明明都知道结局会是什么。”郑恺同她聊天。

“我不想让陈赫白死。”陈嘉桦看起来很平静。

“或者你可以放一把火,大家一起完蛋。”

“没有必要,”她回答,“李晨死的时候邓超已经跟着死了,刚刚你也死了一次。”

“李晨没有死,陈赫把毒药换掉了。”

陈嘉桦沉默了一会儿,“猜到了。我只是替我那个傻弟弟不值。他那么爱这个家。”

“我以为是你要他先动手的。”

“我们只是为了自保。”陈嘉桦的声音提高了一些,“如果我们不动手的话,不也一样会被你们赶尽杀绝吗。”

郑恺没办法否认,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好在陈嘉桦也没有指望他接话。

“你们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

“不如跟我说说?”

“没什么好说的,是老爷选拔继承人的一场比赛而已。家族里每一代其实都会有两个‘外族人’,然后在决定继承人的这一天,被告知这些消息,互相厮杀一场,优胜者继承家族。反正外族人从小也是在家族中长大的,只是名义上的外族人而已,实际上又和家族内部的人有什么区别呢?根本不用担心有外人继承家产。”

“……对不起。”郑恺只能这样说。

“没什么可对不起的,你也没有做错什么,你又那么爱我弟弟。”

“……我只是觉得陈赫死的不值。”郑恺半晌憋出来一句话。

“你不该这样说,他是为了你而死的。”陈嘉桦还是很平静的语气,“本来我们可以选择第二次镜子里提供的线索指向我,我们蒙混过关还可以再撑过一次投票。但赫说不想让你再承担害死别人的罪恶感,他怕你被负罪感逼疯。所以他死了。”

“赫不让我告诉你,但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些,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

郑恺想,或许他反而应该感谢陈嘉桦,她让他知道他的爱情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曾经炽烈地燃烧过。

郑恺触碰到了毒药。

他最后看到陈赫自一片火光中迈出,伸出双臂拥抱他。

【九】

——陈赫!

郑恺骤然惊醒。

他躺在陈赫身边,陈赫没睡,听见他喊叫便伸手搂过去,“又是噩梦?”

郑恺最近梦魇缠身,搅得陈赫也成了浅眠,只要恋人一有动静就会跟着醒来。

郑恺被搂得有些不好意思,挣了几下挣扎出来,“没事。你还不睡?在想什么?”

“你今天录节目的时候怎么突然叛变?搞得超哥晨哥都快要骂娘了,虽然牺牲我一个,Ella简直躺赢了……就算要炒CP也太夸张了吧?”

郑恺不做声。还想着那一片火光。

那一刻他只是感到强烈的不安,就好像如果陈赫没有赢得这场游戏,就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陈赫看出郑恺并不想说,也就作罢——恋人常常会有一些很玄学的想法,只怕听完自己也不会懂。

“没事了?”陈赫问。

“没事了,我再睡一会儿。”

陈赫不知怎的,觉得郑恺似乎有些不安,想想还是握了下郑恺冰凉的手,“只是噩梦而已,我还在呢。”

郑恺带着庆幸再次睡去,从此再也没有做过那个有关于古堡和火的噩梦。


评论(1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