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凹凸世界杂食,欧美杂食
近期沉迷TBS【移动迷宫及相关衍生cp】和白敬亭
【无限期卡文中】

五十二赫兹恋爱【赫恺,短打】

#谜之文风依丹
#不务正业
#私设成山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文风极度跑偏或许我是个潜在的相声演员【bushi】

【零】
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名叫Alice。
她的频率是五十二赫兹。

【一】
郑恺不能发声。
他一出生的时候就把家里人吓了一跳,这孩子光张着嘴,情真意切地做嚎哭状,却没个声音。
这可急坏了家里人,赶紧抱着小郑恺到处检查。
但每个医生给出的结论都是相似的——郑恺的声带天生与正常人构造不同,这是一种,无法治愈的失声。
郑恺小时候不懂事,稍大一点以后开始有同龄的孩子用着嘲讽的语气叫他哑巴,郑恺才开始为别人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而难过。
再大一点以后,郑恺才开始真正地意识到,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有个孩子捡起石子扔在郑恺背上,郑恺愤怒地扑过去还击,两个人扭打在一起。郑恺长年在野外疯跑,体格更好些,就站了上风。
于是孩子的家长赶来,抬起巴掌就给了郑恺一耳光:“凭什么打我儿子?!”
那孩子窝在母亲怀里抽泣,“妈,我只是和他开了个玩笑,他就动手……”
郑恺几乎被一个母亲的愤怒撕扯成了碎片。

——明明是他先用石头砸我的!

没人听见。

——为什么?

郑恺张着嘴,一遍又一遍地喊着。
他分明能感受到自己声带的颤动。
可是他说不出,喊不出,甚至哭也没有声音。

天下着雨,郑恺坐在屋檐下,任大雨打湿了裤子,湿透的布料粘在腿上,很凉。
他想,这世界多不公平,有人可以口若悬河喋喋不休,有人可以靠一张嘴颠倒是非,可造物主偏偏遗忘了他一个人。
甚至连哭泣的权利都不曾给予。

【二】
在郑恺拼命抗拒的神情中,家人还是没有将郑恺送去特殊人群的学校。
郑恺执拗的不肯学习手语,不愿被定义为一个哑巴。
郑恺干脆闭上嘴,拒绝和世界交流。

有些时候,在一个转角,世界就变了。
郑恺在高中开学一周后迎来了自己的转角。

“大家好,我叫陈赫,之前因为生病耽误了一周课,以后请大家多关照。”
“那陈赫你先坐在最后一排那个空位上吧。”
郑恺托腮看着,名叫陈赫的少年歪歪头,神色略带歉意,“不好意思老师,我体质问题,很怕吵,有没有安静一些的同桌?”
那自然是郑恺了。
于是陈赫走到座位上,“请多关照。”
“……”郑恺张了张嘴,没有说话,点点头便专心写作业。

这天放学后,郑恺像往常一样爬到天台上唱歌,突然听见自己新同桌的声音——
——不好意思……是你啊郑恺。
郑恺吓了一跳差点摔下去。

——你为什么在这个时间上天台?
郑恺吓得厉害,话语随着本能脱口而出,随后自己反应过来——自己发不出声音的。
“听见有人唱歌就上来了,没想到是你。”
“我怎么……”
我怎么就不能唱歌了?
郑恺话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什么,心脏猛地加速跳动,刚刚站稳差点又摔下去。
“郑恺同学……!你小心一——”
“——你听得见我说话?”
陈赫不明所以,“当然听得见啊,郑恺你又不是哑巴……”

陈赫立刻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自己心知肚明自己是个怪胎。
陈赫从小就能听见些别人听不到的声音。
比如鸟儿飞过时拍打翅膀的声音,架起篝火时空气加速流动的声音。
所以——郑恺大概也是这样的吧。

“……对不起。”陈赫自觉戳了别人痛处,率先开口道歉,“是我能听到些……别人听不到的声音。”
对方杵在夕阳的余晖中,留下个精致的剪影,也让陈赫久久分辨不出郑恺脸上是喜是怒。
“……郑恺同学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陈赫试探着,绕到了天台的入口。

“——陈赫!”
突然被叫住。
陈赫回头,郑恺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似乎头更低了些,被晚风扬起几丝过长了的发梢。
“陪我说说话吧。”
陈赫刚想要婉拒——太晚了,况且,两个人并不熟悉,怎么看也不是能在放学后的天台上畅聊心事的兄弟——被郑恺下一句话掐了回去。

郑恺不知是太激动太欣喜若狂,还是憋了多少年的委屈一起涌上来,声音发抖透着哭腔——
——已经很多年很多年没人听得见我了。

【三】
陈赫觉得自己像是中了蛊。
他被同班同学提示过,他们说郑恺是个很古板,不好接触的人,而且还是个哑巴。
但——他不仅听得见郑恺说话,而且也看过郑恺笑起来的样子。
那种笑是从眼底一圈一圈漾开的波纹,漾到眼角眉梢,结成细细密密的图案。
或许郑恺就是有这种魔力,他一笑起来,就会让人很想要跟着他一起笑。
就像全世界的春夏景色全在面前铺开的喜悦。
所以我果然是中了什么蛊吧——陈赫想。

“陈赫!”郑恺的声音夹在放学铃声里扑过来,给陈赫带回一点自习课走神的愧疚。
“食堂还是出去吃?”
陈赫漫不经心地将书本叠起来塞进书包,又把书包甩到肩上。
“出去吃,我带你去个地方。”

陈赫被郑恺拉着七拐八拐地在一个小区里穿梭,最后停在一家冷面店门口。
“两碗冷面——”郑恺下意识喊到。
陈赫笑着重复了一遍。
郑恺挫败地捂住脸,“都是你的错……这几天跟你说话说得太多,忘记了别人听不见。”

郑恺觉得自己真是怂爆了。
而且还是先撩先怂。
明明是他把陈赫约到了这里有话要说,但现在陈赫明显对店里许愿墙上的便利贴产生了更为浓厚的兴趣。
在店里的灯光下,陈赫的侧脸线条柔和得不可思议。

等等……陈赫在看许愿墙……?!!!
郑恺猛一激灵从座位上弹起来扑向陈赫,可惜为时已晚。
“郑恺……”陈赫的语气明显是在憋笑,“我想我找到了些好东西……”
Oh shit.
郑恺语气有点绝望,“……别念。谁还没有个年少中二的时候。”
陈赫不依不饶,“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名叫Alice,她歌唱的频率是五十二赫兹,没有任何一头鲸鱼可以接受到她的歌声。”
郑恺偏过头等待死亡降临。

出乎意料,陈赫没有念下去,郑恺松了口气,又有些疑惑。
一抬头正对着陈赫深邃的目光,“这是你以前留在这里的?”

Alice的歌声已经找到了同伴,可无人接听我的五十二赫兹。
我没有哑,只是没人听得见。

陈赫觉得心脏好像被捅了一刀,想要拥抱郑恺。
可他没有。

【四】
郑恺的怂,一直怂到了高中毕业。所幸两个人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还很孽缘地分在一间寝室。

实际上,对于怂人如郑恺,这算是煎熬。
尤其是,他看到陈赫带回了女朋友时。
郑恺想,装样子就该装到底,于是扯着笑容揶揄陈赫,这么好看的小姑娘跟了他实在可惜。
“郑恺你别玩我了……干动嘴不出声谁知道你说什么……”陈赫和女友嘻嘻哈哈着,抽空回答道。

——你说什么?

“郑恺你大声点啊我真的听不到!”

郑恺掉头走开。
在和世界相连了五年之后,他又成了孑然一身。

陈赫找到郑恺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个景象——郑恺身边全是七零八落的啤酒罐子,喝得整个人神志不清几乎是骑在天台边缘的护栏上。
吓得陈赫一把抱着人腰给他拖了回来。
“……陈赫……!”郑恺迷迷糊糊地,突然喊了这么一嗓子。
陈赫心道,这人怕是彻底喝成了傻子,干脆忘了自己突然听不见他说话的这回事。
接着郑恺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郑恺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头疼欲裂,胃里也是一阵一阵的搅动,恨不得把出生时候呛进去的那口眼泪都哭出来。
他听到陈赫在门外接电话,醉酒时模糊不清的记忆渐渐连贯。
郑恺暗自懊恼着,明明是准备借酒壮胆,谁知道过于高估了自己酒量,反倒在陈赫面前出丑。
陈赫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是啊,郑恺喝太多了……扛都扛不回来……”
“不知道为什……听不……他说话了……”
“他还……是哥们儿……”
隔着门板,郑恺也听不真切,可接下来的话却锥子似的直扎在心上——
——实在很难再继续相处下去了。
郑恺倒回床上装睡,等着陈赫一会儿拿来解酒药。
郑恺想,就这态度,这辈子也别想再听见他了。

“……郑恺……?”陈赫的声音悬在头顶半米远的地方,“你……是头疼吗?怎么哭了……?”

妈的。郑恺在心里暗骂,真没出息。
这是他第二次为陈赫哭。第一次是在刚发现陈赫能听见他时。
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了吧。

郑恺第二天搬出了寝室,和一个学长合住在校外。
后来他听说陈赫和女朋友分手了。
郑恺没有搬回去,一直到大学毕业也没有再和陈赫联系,他想,或许这样正合他意。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你以为它轰轰烈烈,到头来是自作多情。
就像郑恺曾经那么那么喜欢陈赫,喜欢到就连和陈赫对视一下都在心里小小的欢喜,可这轰轰烈烈的喜欢不过也就终结在陈赫的一句话“很难继续相处上”。

孤独或许很好,让人保持清醒。
只是偶尔会很想他。

【五】
郑恺在工作一年半后又遇见了陈赫。
郑恺在一家公司的视觉设计部,这次上司安排他去和一个公司很看好的新人平面设计师谈合作。
任务下的突然,前一天郑恺赶工又几乎没睡。郑恺窝在出租车里,在“看一看设计师资料”与“补一觉避免一会儿表现得像个中风患者”之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选择了后者。
睡着前还想着公司怕不是存心打压这新人,派自己一个哑巴去谈合作。

结果就是郑恺一脚踏进工作室的时候差点下巴砸了脚面。
“来了?”陈赫倒一点也不吃惊,顺手把咖啡往前一推,“你同组人说你最近几天熬夜熬的厉害,先喝杯咖啡吧,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谈。”
要不是碍于饭碗,郑恺当即就想拔腿就走。
谈合作?
屁。
郑恺在笔记本上噼里啪啦打字,“我不和你谈,跟公司说,换人。”
“……我特意说的要你来谈,是想跟你道歉。”

郑恺背对着陈赫打字,忍不住骂娘。
——他妈的你就这么公私不分?你不要命了我还想要工作呢。
骂完了郑恺就觉得饭碗还是得保一下,于是庆幸陈赫听不到。
陈赫确实没有听到。

郑恺突然觉得很委屈。
他转过身去对着陈赫爆发,“你不就是仗着老子喜欢你?!”

陈赫愣了一下,“你说真的……?”
“你喜欢我?”
这回轮到郑恺愣了。
艹……?!他不是听不见吗……?!

“……你他妈……学了唇语……?!”郑恺在陈赫的解释中变得更加震惊。

“我听不到郑恺说话,不学唇语的话实在很难再继续相处下去了。”

郑恺依旧木着,大脑疯狂运转,企图判断自己和陈赫究竟谁更怂更傻逼。
“陈赫——”他压低着声音却被打断。
“我好像……”陈赫有点激动过度,声线发抖,“……又能听见你了。”
郑恺得出了结论,自己是世界上最大的傻逼。
然后他心虚地绕过陈赫的桌子,半讨好地贴上陈赫双唇。
“我想我是个傻逼,这是为了弥补你跟一个傻逼谈恋爱……”
“弥补完了,你这辈子就别想再走。”
陈赫笑嘻嘻的,“谁说我要跟你谈恋爱了?”
“陈先生你一边走路顺拐把自己绊倒一边说自己不想谈恋爱是很没良心的。”
郑恺心情很好地和他斗嘴,他知道自己鲜少在嘴炮上胜过陈赫,刚想结束互怼就被陈赫环住。
“我们错过了三年半。”
“我不要良心,有良心就没法把你骗回家了。”

End

Freetalk Time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最近文风都很迷,想找回半年前那个写甜饼的自己。啧。
感谢依旧爱阑尾的大家w爱你们w

评论(1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