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凹凸世界杂食,欧美杂食
近期沉迷TBS【移动迷宫及相关衍生cp】和白敬亭
【无限期卡文中】

【超晨/赫恺】布拉格•联文

我的画风……格格不入。

silver辰星:

活动:文段接龙
背景:奔跑吧第五季录制结束后
人设:半现实向,超晨赫恺恋人设定
主办方:超晨阑尾联谊会QQ群
联文人员:辰星、鱼丸子、采苓玄火、安洛、依丹、半框
后期编改:辰星
联文时间:2017.7.9.


——————————正文——————————


    捷克,布拉格。
    酒杯在空中频频攒动,琉璃色的液体堪堪流转着,好不快活。


    夜色渐渐弥漫,布拉格最迷人的时刻正在到来。邓超领着另三位男神享受着情侣间最美好的时刻。
    这一杯酒之后,有些话该说清楚了吧。
    有些事情怎么可能就这么一直瞒着,早晚会伤人伤己。


    “又完了一季了。”邓超抿了一口酒,若有所思地看着李晨。
    “是啊,过的好快。”李晨酒量不是很好,只是拿着酒杯在那儿摇晃,回忆着过去发生的事。
    偶尔李晨也端起酒轻轻在嘴唇上碰一下,然后舔掉,邓超看着李晨的动作,只觉得有点口干舌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厢含情脉脉着,那厢也被酒染得迷迷蒙蒙的。
    “今晚月色挺美的。”陈赫小酌一口,叹道。
    他现在莫名有点调戏到“曾小贤”这个角色了,你的月亮我的心,月亮代表我的心。只不过彼时心是流浪着的,而如今,已有归属。
    挺好的。
    “说实话,挺舍不得,还没跑够呢。”
    郑恺也和陈赫一样在回忆着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他伸过去与那人碰杯,然后是桌的另一端几乎贴到一起的俩长辈。三声脆鸣,裹着一路走来的情谊,散落在这温柔的夜中。


    不过,要是这夜就这么安安稳稳地蔓延下去了,那也不符合这帮狐朋狗友的风格了。
    “晨儿,赫赫刚刚说的话你听见了?”
    “什么?”李晨被邓超打断了对上一季节目的回忆,忙扭头看向唤着自己名字的人,“陈赫?月亮什么的?”
    邓超咧开嘴半笑着说:“今晚月色真美。”
    李晨抿着嘴挑起半边眉毛看向邓超。
    邓超眼睛眯得弯出弧线,鱼尾纹里都噙着温和笑意:“我说认真的。”
    李晨被对方盯得有些不知所措,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唇瓣却在蠕动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壳而出。
    “嗯,今晚月色真美!但再美也美不过我家媳妇儿!”伟大的赤赤自认为感应到了什么,急忙打了个圆场,“来,面对美好的景色,让我们为今天如此圆的月亮举杯!”
    三双眼齐齐地望向陈赫,前两双很是识时务地望一眼就移开,后一双却以一种怜悯而无奈的姿态盯住他不放。那双眼的主人此时正在心中哀嚎,是谁在煞风景啊,谁啊,反正我不认识他。
    邓超移开眼,却不料同样移开眼的人又喝上了。他眼疾手快地按下李晨的酒杯,心想要不一会儿正经事儿某人又要听不到了。
    “哎呀亲爱的你悠着点儿吧,你那么重我可一点都不想背你回去。”明明口是心非,“咳……你们也是,别着急喝嘛,真要那么喜欢喝赶明儿为父给你们抱两缸到你们家就是了!”邓超数落着某赫某恺,自己也噗嗤一笑,“这么好的天,咱们玩个……有情调的游戏?”


    “什么游戏?”陈赫兴致还比较大。
    邓超转转眼珠子,缓缓吐出三个字:“打麻将。”
    “所以如此良辰美景,你就用来打麻将?”陈赫扶额吐槽。
    “就是啊,难道你要我们四个就搁这打一晚上麻将?”一直没说话的郑恺开口。话是这么说的,瞪向陈赫的目光却极不友善……陈赫啊陈赫,就凭你那掩饰情绪的功底,期许着逮住机会好好把我调戏一番的龌蹉心思简直是大写加粗地写在脸上。
    “在布拉格这个浪漫的城市,四个糙汉子一起打麻将,超儿你真棒。”李晨接过话头,这话乍一听还怪温暖的。
    最后,三个人一起说了一句:“丧心病狂。”
    “那就真心话大冒险吧。”邓超最终决定。
    哼,真是一群不懂情调的糙汉子。邓超在心底偷偷把每个人剐了一遍,唯李晨甚重。


    “行啊,那就真心话,嗝……大冒险!”李晨附和道,眼神有些恍惚。
    “喂,我说晨儿,悠着点!”邓超登时瞪了他一眼,一把夺过他的酒杯,那杯子都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再不阻拦一下,就该直接喊waiter了。
    李晨不屑地瞥了邓超一眼,然后转身扫过对面,指头对着那两人有一下没一下地画着圈,最终定格在喝酒甚欢的一人身上。
    “你,恺恺,就你了,”好一会儿李晨才稳住身,“你先来!”
    郑恺一愣,还没回过神:“为啥是我啊晨哥?赫赫,陈赫啊,让他来啊!诶诶,你瞅瞅他渴望的小眼神……”
    只是这当事人已经装死过去,伪北京爷们儿瘫,里外都见不出这所谓的渴望……
    “那啥来着……爱幼啊!孝道懂不懂?你最小你先!”回答倒是挺冠冕堂皇的。
    郑恺听罢,带着些许求救之意望向邓超,却发现后者已经笑眯眯地抱拳,一副静看好戏的模样。再转向陈赫,那人干脆阖了眼,和邓超挤到一艘战艇上休整去了。


    郑恺一脸生无可恋:“那就大冒险。”
    忽然看到陈赤赤在旁边笑得那个志在必得,好像马上他就要干点儿什么……郑恺立即反悔:“不不不!真心话!”
    陈赫更笑得志在必得:“你确定吗恺恺?”
    郑恺觉得自己真的是逃不出这个混蛋的手掌心了,白旗一举,“嗯,你问吧。”又十分愤恨地瞪了一眼已经有些晕乎的李晨。
    “等等,我要问。”邓超突然打断。
    陈赫狂躁了:“喂!超哥,你搞事情啊!这是我的……”
    邓超一脸无所谓:“可是,是晨儿选的恺恺啊。”
    陈赫翻了个白眼,不跟老年人一般见识。转而又想想,好像有啥不太对啊……喂老邓头你小学语文是谁教的啊有你这么说话带歧义的嘛?恺恺是我的谁都抢不走!
    当然,若是邓超知道陈赫也有这么过度神经质的时候,准会投去鄙视。晨儿可是我的,谁要去管你的恺恺……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吧,谁叫爱了呢……
    邓超看了看面前这两位,坏笑道:“恺恺,陈赫一晚上几次?”
    郑恺的脸瞬间红到爆炸,还不如让晨哥问呢……
    “呃,呃,这个,不太一定……有的时候会……”郑恺顶着来自陈赫的一千度高温犹豫不决,终于被彻底融化,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架势,“两三次……”
    “恺恺,这是真心话!怎么能这么说呢……”陈赤赤表示不满。
    言到此,郑恺蓦地前倾,嘴角上扬,坐待佳音。
    “明明每次都是两三次!”
    好吧,算你狠。郑恺,卒。
    郑恺真的很想让他闭嘴,非常想!他第二次愤恨地看了一眼混沌状态的李晨。
    “超哥啊,那敢问您和您那口子一弹几发啊?”郑恺突然转向邓超,脸上堆满了谄媚。
    邓超和李晨交换了一下眼神,只是笑笑,并没打算回答他。
    这是郑恺第三次凝视,却渐渐由阴转晴。
    嘿嘿嘿,反正晨哥喝多了,我一会儿可得来个大的。月和风高,长夜漫漫啊……


    “下一个该我指示了吧,”郑恺得意地把双手抱在胸前,虚晃了一下,还是指向李晨,“晨哥来。”
    “我嘛……”李晨迷迷糊糊的指了指自己,“好,恺恺你怂,我不怂!我就选大冒险!”
    “你说的,别后悔哦。”
    陈赫又换到了郑恺身边,被郑恺嫌弃地推开,又再次凑过去。
    “不后悔,我不怂!”
    “好,那晨儿我给你轻松一点的,你就特别诱惑地喂超哥吃东西……用嘴喂哟。”
    “这个好!”邓超感激地看向郑恺,如认亲爹。
    “来就来,who怕who!”
    醉酒的李晨无所畏惧,站起身拿起一片薯片叼嘴里,长腿无处可放,干脆跨坐到了邓超身上。


    李晨回应郑恺挑衅时几乎是没有经过大脑的——再说,他醉酒状态下的大脑基本也就是有个装饰作用。接着就在陈赫和郑恺的起哄声中再一次不经思考地跨坐在了邓超身上。
    接下来呢?
    接下来呢?
    脑子虽然比刚刚清醒了些,但依旧卡住了似的无法进行正常的思考。
    “舌吻!舌吻!”郑恺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瞎闹腾,被陈赫揽着腰拖开距离。
    李晨回过神看邓超,后者早就以手臂环住自己腰侧,等着自己下一步动作。
    李晨在把薯片喂进邓超嘴里时想,其实一直以来很多人对邓超的印象都有问题。在郑恺看来,邓超这会儿大概是应该流露出一副老流氓的样子等着李晨投怀送抱。
    实际上邓超一点也不流氓。
    他很温柔。也很强势。
    这个深吻由邓超先挑起。
   
   
   
    邓超先轻轻地,缓缓地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再更深层次地深入,试图撬开李晨紧咬的牙关。
    李晨呢?也不给邓超这个机会,一攻一守,咬得更加紧。
    “晨哥别再咬了,小心牙床飘出来。”陈赫搂着郑恺,说。后者被搂得有些不自然,死劲儿挣了两把。见只有动量不做功,这得被迫选择了放弃,只是往陈赫腰上掐捏的力度却不见少
    反正自己从来都是把那人当猪豢养着的!多掐两小要是能掉两斤肉也蛮好。嗯,一狗一猪,还挺搭。郑恺这么想着,心情一下好了许多。
    也许是因为陈赫这句话,或者是一些更为隐晦的东西,李晨松了口。


    这一吻终是以连连喘着闷气的李晨被邓超攻破作结。李晨抹了一把嘴角的水渍,脸有些红,看向郑恺的目光中赤果果地带着幽怨。好在天足够的暗,大概是没人能察觉出他的异样。
    这异样何止只停留在脸上!方才就不该听信那帮人的怂恿,胯对胯,他这具早已被邓超驯化得敏感至极的躯体就这么羞耻地……碰出感觉了?
    如同情窦初开。
    如同犹未开苞。
    竟是邓超先推开他,意味不明地与他对视几秒后,撇开了目光。
    邓超微微一笑,对着陈赫又是挤眉又是舔嘴:“谢谢你,赫儿。”
    陈赫发出嘿嘿的回应声。
    “你——陈赫!”李晨双目鼓鼓。
    “在!”
    “选一个?”
    “诶,真心话吧?”
    “嗯……”李晨面露思索,蓦地眸子一亮,神情也跟着变得深邃起来。


    “陈赫,听好了,你的真心话,”李晨煞有介事地清清嗓子开口,眼神却止不住往邓超的方向飘,“你敢不敢现在就和郑恺公开?”
    陈赫被问得一愣,下意识看向手边的郑恺,没想到恋人比自己还不善表达——郑恺干脆别过了脸不看陈赫。
    就怕全场安静。
    “喂!小狗你认真点啊?和你没关系吗?”陈赫不满地咂嘴,伸手正过了郑恺的头让他看着自己。
    没想到郑恺是满脸的安静如鸡,甚至还有发展成脸T的趋势:“我说陈赫你少无理取闹了,明明是你的真心话管我屁事啊?”
    陈赫所剩不多的小孩心性全激出来了,在郑恺反应过来之前把人头按在自己肩上,“咔嚓”来了一张自拍。
    “郑恺你要是不怕我现在就可以拿着这张照片公开!”某陈姓流氓恶狠狠地威胁着街头狼狈不堪的某狗。
    “所以就是敢咯?”邓超适时打断某赫某恺的调情。
    这俩人此时心思不在这,喝得半昏不昏的李晨却是把他说这话时的语调听得明明白白。这话问的是别人,又何尝不是在拷问自己呢?
    “你少瞎闹了陈赫你都喝大了……”郑恺原因不明地红着个脸抢下了陈赫手机。


    所以,这大概是没有后文了。
    这的确也不像会有啥后文。
    李晨还是那副喝多了的迷糊样子,料此结局,也只是笑了笑,把那些该说的不该说的都统统吞回了肚子里。唉,同性恋嘛,哪有那么轻易就公开了。就像片刻前,面上那么雄赳赳气昂昂,最终还不是被一个哈哈打过去了。
    超儿,我是准备好了一切,但你会如何选择?李晨唇缝仍弯着弧度,心却有些空荡荡的。不过,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怪罪于那人。
    这就是生活,而生活是两个人共有的。
    他歪着个脑袋问邓超,到你了吧?
    “是是是,我选真心话,”邓超双手举高做投降状,“我敢公开!我敢!”
    “那你现在就去啊?”但喝大了的李晨就没有郑恺那么明白事理了,起码表现出来的是这样。
    邓超哭笑不得。他瞟向对面两人,后者正悄咪咪地抱在一团,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晨儿,公开是早晚的事儿,不急这一时嘛。先把游戏玩完了再说!”
    果然,还是一般套路。
    也对,眼下进行的是真心话,又不是大冒险。
    酒精让李晨那死脑筋走来走去也硬是没能跳出这个圈儿,那些平日里并没多在乎的事这会儿着实是把他搅得乱糟糟的。还真当不在乎,只是太在乎了而在潜意识里拒绝去多想罢了。
    李晨也没打算再为难下去。不过自己悄悄失落一下,总不算犯法吧。
    好在邓超有足够的能力来把气氛又调会正道上,且不谈这是有心还是无心。


    “我点陈赫!”
    邓超悠悠地说着,倒也不急,等待那边耳鬓厮磨一番后传来陈赫的声音:“大冒险吧。”
    “看在你家那位促使了晨儿难得主动往我身上爬一次的份上,为你家那位按摩一把吧。”他不留痕迹地截住陈赫的目光,一副好兄弟,哥只能帮你帮到这儿了的样子。至于李晨,不看也知道那人怪异却要强撑镇定的表情。
    郑恺此刻心里那叫一个苦。这哪是回报,这分明是以害报恩好么?按摩,按摩……他又不是没被陈赫按摩过,按摩到最后哪次不是发展成……了啊!
    陈赫领情,自然不会抗旨,对于一个吃货来说天上掉的馅饼岂有不吃的道理,何况这馅饼还是人情馅儿的。他不紧不慢地在郑恺身前站定,微微俯身,先靠着身形优势把后者翻搅的身体钉回了椅子里。
   
   
   
    “恺……”他轻呼身下人的名。四目相对,手掌已探进了衣摆。
    按摩慢慢变了味儿。郑恺感到一片温凉从腰际扩散,温凉一路向上,滑向了前胸,而先前所过之处的皮肤又随着温凉的转移渐渐升温,直至灼热难耐。他忍不住仰高了头,喉结加速滚动着,后背因前方冰火的洗礼而频频耸动,又被重重按下。
    他瞥见另外两人,安详欣赏的神态更是令他倍感羞耻。这还不够,邓超笑嘻嘻地往李晨嘴里送了一块牛肉,指着他,说得一本正经:“晨儿,张口。吃饱了才有精神看戏。”而后者竟也认真地点了点头,发出吧唧吧唧地咀嚼声。
    他毫无征兆地被咬了一口,疼得他嗷一声叫出来。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功夫分神!”耳边响起一道温怒的声响。
    郑恺心道委屈,却只能默默承受着这充满“爱意”的按摩。直到他开始为衣衫不保担忧起来时,那边才传来前后两道干咳声。
    陈赫见好就收,替他理好了衣襟,坐回自己椅子上时俨然如同没事人。


    “你现在想不想睡郑恺?”李晨突然开口了。
    啥?陈赫差点下巴吓掉,这是他认识的那个温婉端庄贤惠感觉随时可能会性冷淡的晨哥吗!他下意识地看了眼郑恺,后者扔给他一个后脑勺。
    邓超也是被惊到了,没想到自己的小晨儿喝了点儿酒就已经这么控制不住自己了。
    李晨不耐烦地嚷起来:“快说,陈赫!你要不要睡郑恺!”
    郑恺第四次愤恨地看向他晨哥,能不能别喊那么大声啊!你说你自己欲求不满也就算了,拉上我们算怎么回事儿啊!
    陈赫从震惊中缓了回来,脱口而出:“当然想啊。”
    邓超像是想起了什么,莞尔一笑,接下了李晨的话,“那你们就快去吧。”见他俩还愣在原地,便往他俩身上一人踢了一脚,“快走啊,我请客!”
    陈赫和郑恺二脸懵逼地起身走,一步三回头,对邓超突来的举动摸不清头脑。
    李晨只当邓超是读懂了自己实在喝不动酒了的意思,才会合伙把那两人轰走。他放松地陷进椅子里,摆出真北京瘫,隐隐瞟见邓超忽暗忽明的手机屏幕却也懒得去看清。
    独处的晚风,也是那么沁人心脾。他望向身边人深邃的轮廓,目光愈加柔和起来。


    远在另一地的郑恺,一路被陈赫连推带抱地拐进了酒店。都走进电梯了,才意识到这还没轮到那两人下命令呢,自己怎么就这么听话地抬脚走人了呢。不过眼下察觉却为时已晚……
    这就不能怪他在之后的行程中奋起反抗了。然而练得再强壮的肌肉在面对绝对强势的气场时也宛若一坨废铁。对此,他深有体悟。
    不只是他,某个同样练得一身肌肉的长辈也是深有体悟。
    房门一开,陈赫就猴急似的一脚踹上了门,挂着三分醉意把人往门上按。他亲吻着那人的发梢,虔诚而迷离,恨不得分分钟把人拆吞入腹,里里外外吃个干净。
    屋子里发出衣衫剥落的窸窣声,然后是情难自禁的低喘声。正当郑恺已挺尸床头,做好了战死巫山的心理建设时,忽然手机催命一般地响了起来。
    陈赫一顿,狠狠按下了接听键。
    是他的好兄弟。
    “喂喂!陈赫!你知道吗?邓超和李晨在一起了!看到邓超发的微博了没有?你看你看……已经上热搜了!”
    陈赫唰地就从床上弹起来了。一开微博,连带着郑恺也目瞪口呆,宛如石化。
   
   
   
    进门时的那些吞拆入腹的想法顿时消停了。陈赫拨通邓超电话,尽是轻快地笑声。邓超搂着比他们更早得知消息更早呆滞的李晨,笑得十分荡漾。
    “知道为什么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吗?因为晨儿给我的大冒险就是……宣布我们的恋爱!这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冒险,我也不希望会有第二次。这次的冒险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邓超扬了扬眉,“怎么样?今天玩得开心吗?”说着挂断了电话。
    陈赫和郑恺瞬间清醒过来。
    “切!这有什么!”陈赫表示不服,他一把抓住郑恺吻了上去,直接切换成拍照模式,“这也是我的最后一次冒险。”
    这一次,郑恺没有拒绝。他眼底湿湿的,迎着镜头却笑得真诚。他主动揽过陈赫的腰,肌肤相贴,镜头里留下最亲昵的容颜。
    啪嗒,新的一条微博发送,放在置顶的位置。
    陈赫没有理会必将随即涌来的万千动态,息了屏幕,重新环住了身下的恋人。他触上那人的唇瓣,不带情'欲的,有的只是深情与温柔……
    相比怀中的人,外界的言语不及这人的万分之一。随他们怎么看,怎么想,反正两情相悦,长相厮守,这就够了。
    这一战,可不仅仅是最强者之战。
   
   
   
    “超儿……谢谢你。”夜空下,李晨仰着头,尽可能地不让自己的泪缺堤而出。
    这个惊喜来得太过突然,还是在他已做好最坏打算的前提下。是他错怪了爱他同样也是他爱的人啊……
    他深知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承诺,也意味着避无可避的挑战。
    “谢我干啥,”邓超心疼地替他拭去泪渍,拇指抚过他的耳鬓,“谢的该是你自己啊。”
    “后悔吗?”
    “从来没有。”邓超笑笑,落下一吻。
    醉了酒的李晨让他痴迷,就那么卸去一身防备,等待着他去疼爱。而这人,也注定会被他一生爱护。


    已是微明,两对有情人依偎暖被,享受这新一天的曙光。
    布拉格,爱情之城啊。


    END.

评论

热度(62)

  1. 阑尾_仇妖妖♡菜啾啾 转载了此文字
    是不是晚了???不管了,刚刚混lof(大号忘了密码)抄一下冷饭(???)
  2. 依了一个丹菜啾啾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画风……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