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了一个丹

本命:国娱阑尾。
其他:凹凸世界杂食,欧美杂食
近期沉迷TBS【移动迷宫及相关衍生cp】和白敬亭
【无限期卡文中】

暖阳

沧浪之歌:

【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
【更新不定时掉落】
【设定没有实际的科技背景,全是作者个人的瞎几把写】


 


3


8.19 “巡逻者”启动第120天


 


7:45A.M.,郑恺爬上楼顶,将近一个月的失联,让他不得不担心是基地的天线出了问题。两天前又下了一场大雪,楼顶上的积雪已经到了没靴的厚度,天线几乎被埋在了雪层下面。郑恺费力地扒开堆在天线周围的雪,好不容易才腾出一小块空地,再仔细检查,却发现并没有损坏之处。


他只好沿着楼梯走下来,窗外的天空没有一丝光亮,就像黎明前的夜幕,是浓得化不开的黑暗。屋内的温度依旧很低,即使一楼客厅的壁炉正燃着熊熊火焰。杨颖缩在离壁炉最近的一个沙发里,闭着双眼,身上盖着的毯子一半被她紧紧揪在手里,另一半拖在地上。


郑恺叹口气,往壁炉里添了更多的木炭。


这个动作惊醒了沉睡的女孩,杨颖揉揉眼睛,直起身子,身上的毯子有一大半都掉在了地上。“还没有消息吗?”她问,声音有些沙哑。


“暂时还没有,一会儿,九点多吧,我再上去看看。”郑恺给她倒了一杯水。“你怎么睡在这儿啊,也不怕感冒。”


“唉我啊——”杨颖吸了吸鼻子,“昨天晚上本来是觉得这暖和就待一会儿,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就这样。”她盯着郑恺走到餐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不禁抱怨道:“你说超哥他们为什么还不来消息啊,规定一次通讯最大间隔不得超过15天,他们这都超了10天了,高层真要是一时兴起查一下,又该是处分和点名通报。陈赫和晨哥第一次出任务不熟悉就算了,超哥都身经百战的人了还这么心大。我也,唉,真不知道该说点啥。”


郑恺什么都没说,但是心思却早已不在面前的文档上了。


他想起来陈赫小时候的囧事,或者也可以说是他自己的黑历史。他妈妈在他还小的时候,喜欢给他套上女孩的衣裙,陈赫一家搬过来,陈赫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是一副女孩扮相。陈赫那时候还奶声奶气地,叫他小妹妹,他也迷迷糊糊地应了。两家的大人都笑弯了腰,他们两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称呼直到五岁之后才改过来。直到现在,陈赫那个坏心眼的有时候故意气他,还会笑眯眯地喊他小妹妹。


他还想起来在大学的时候,一个难得天气很好的夜晚,有凉爽的微风。他和陈赫躺在学校后山的山坡上看星星。


陈赫问:“最近你们系都教些什么啊?”


他回答:“就还是之前的,关于新型设备的使用和维修啊啥的。”


陈赫沉默了一会儿,说:“讲到航天联络了吗?”


他回答:“还没有,大概是下个星期吧,那是下一章的内容了。”


陈赫笑着说:“那你可得好好学,要不然以后你上了太空,都联系不到我了。”


他嘟囔着:“我们都是用总设备,又不允许给个人设备发消息的。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陈赫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把脸转过来,郑恺清楚地记得当时对方的眼睛,深邃地像是头顶上的天幕,星光洒下来落进他的眼睛,温柔地像是能淌出水来。陈赫开口,说:“今晚月色真美。①”


那他回答了什么呢,好像只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了。


他回答:“我死而无憾。②”






虽然觉得大家可能都知道,但还是给个备注。


①:夏目漱石的学生有一次在翻译I love you的时候直译,夏目漱石生气的说,日本人的表达应该更含蓄。直译达不到语境要求。将他翻译为,今晚月色真美。


②:另一位日本文学大家兼翻译家二叶亭四迷,在翻译一部俄国小说时,根据上下文将这句话翻译成,我死而无憾。


所以就是恺恺和二赤的两句话都是我爱你的意思。

评论(2)

热度(18)

  1. 依了一个丹沧浪之歌 转载了此文字